2020年,全球因新冠肺炎導致經濟及產業發展造成巨大的衝擊,其中改變最大的莫過於是全球勞動市場的衰退和勞動型態的轉變,根據統計,2020上半年全球已有超過4,000萬的勞工申請失業救濟,這樣的數據已遠超過2008年經濟大衰退之情形,隨著的第四季的到來,疫情是否將會有另外一起的高峰,令人擔憂。

而在疫情之下另外一項須重視的議題;勞動形式的變更,除了各國的邊境管制、檢疫隔離、居家工作等新型態的工作模式產生之外,勞資雙方在履行勞動契約時須考量的面向也更加多元化,勞資雙方的權力關係是否會因此產生變化,是全球人力資源管理者都應注意之事項。疫情迅速蔓延情況之下,將會導致勞工權利喪失的情形可能有:企業因業務緊縮導致的大量裁員、染疫勞工復職時所遭受的霸凌以及歧視、在家工作者所受的家庭暴力導致工作產能降低等,這些新型態的職場霸凌及騷擾議題將是全球勞動市場的一大挑戰。

但令人值得欣慰的是,在疫情爆發之前,國際勞工組織就已經在成立的一百周年(2019年6月)的大會上發表了「未來工作百年宣言」,這次宣言的重點強調「以人為中心的未來工作」,體現了國際勞工組織不再僅對於勞動者的安全或是待遇作重視,在百年大會上,國際勞工組織同時通過了第190號「暴力與騷擾公約」以及第206號「暴力與騷擾建議書」,此舉意義重大,由於暴力與騷擾的問題在勞動世界中層出不窮,各國現行的法令中也沒有針對「霸凌」一詞有統一規定,導致各國在處理霸凌議題時窒礙難行,而190號公約的通過,除了明確的定義何謂職場上的暴力與騷擾之外,公約內容使勞動者具有更佳保障,對於勞動世界而言,消除職場霸凌是一大挑戰,職場霸凌的議題應從政府、雇主、工會以及勞工相互配合才能夠解決,並透過市場機制來協助防止職場霸凌的發生,如何能夠妥適的處理此議題將是國際勞工組織未來努力的目標。

而回顧全球職場霸凌的事件中,令人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2009年的「法國電信事件」了,此次事件中導致了35名辛苦努力工作的勞工輕生,但管理者仍表達了對於裁員的強硬態度,他說到:「我會用各種手段達成目標,無論是讓員工從門口走出去,或從窗戶跳下去。」

法國電信的行為雖然令人撻伐,但也讓人理解到職場霸凌的形式並不只有言語上或是肢體上的暴力,透過管理之名,進行職場霸凌的公司政策更是一般員工無法改變的獨裁手段。對勞動者而言,工作不單單只是養家活口,勞動者更希望的是在勞動市場上不被暴力或是騷擾等方式迫害,能夠有尊嚴並且體面的進行勞動,才是勞動者內心最底層的渴望,而不是把辛苦賺來的薪水當作遮羞費或是精神撫慰金而已。

簡言之,職場霸凌及騷擾已是勞動世界中越來越重視的項目,國際勞工組織已將此議題拉高到更高的層次進行討論,就如同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國際勞工組織除了從職業安全衛生的角度來解決疫情之外,並透過190號公約的精神,提出了12種方法來保護因疫情影響而受到霸凌的勞工。以此為借鏡來檢視台灣,不難發現台灣對於職場霸凌的課題仍有進步空間,如能更加強對職場霸凌的防治及保護,便不會有康軒文教員工因檢舉董座檢疫期間外出,導致被迫離職及霸凌問題的情形發生了。

#工作 #霸凌 #暴力 #國際勞工組織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