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生回台決策反覆,境外生權益小組一度前往教育部門口抗議。(本報資料照片)
陸生回台決策反覆,境外生權益小組一度前往教育部門口抗議。(本報資料照片)
國民黨立委陳玉珍(中上)與「小明」的家長們,要求陸委會在學校開學前提出開放「小明」、陸生返台的具體時程。(本報系資料照片)
國民黨立委陳玉珍(中上)與「小明」的家長們,要求陸委會在學校開學前提出開放「小明」、陸生返台的具體時程。(本報系資料照片)
陸生回台就學歷盡波折,圖為陸生結束14天防疫隔離出關,離開防疫旅館。(本報系資料照片)
陸生回台就學歷盡波折,圖為陸生結束14天防疫隔離出關,離開防疫旅館。(本報系資料照片)

在南部就學的林姓陸生在臉書撰文指出,之前遭阻攔而無法回台就學時,同學們面臨的是極大的絕望,但一名《中國時報》記者為此到處奔走,並在指揮中心記者會不斷提問,「她確確實實是在我們最絕望而且沒有任何辦法時,唯一站出來幫我們的人」;如今看到中天新聞台遭NCC撤照,她的心情悲痛不已,決定主動對外分享這起經歷。

該名陸生指出,今年疫情爆發以後,陸生作為唯一沒有居留證的群體,無法入境台灣,學業中斷,全體陸生面臨著未來、學業的巨大迷茫與壓力,身心都受到了巨大的創傷。

政府踢皮球 網路霸凌

為爭取回台就學,該名陸生說,幾名來自各校的陸生成立了一個叫「溫和推動陸生返台小組」,給所有的台灣政府部門寫信,卻沒有得到過任何「正面的」回覆。

該名陸生並直言,互聯網上鋪天蓋地的對陸生的聲音,都是「你們國家害了全世界,你們活該」、「陸生就應該全部取消就學資格,把他們從台灣趕出去」、「陸生就是間諜、ZG同路人」等等。

他說:「我們的推動沒有任何進展,卻每天都要面對無數的聲音,後來甚至我們小組的粉專也每天都被鍵盤俠們灌爆,鋪天蓋地的網絡暴力,每天侵蝕著我們,這是當時我們這群20歲出頭的年輕人,每天要承擔的一切。」

他並指出,在當時的情況下,反陸生就是一件「政治正確」的事情,小組內一位博士女陸生曾在幾年前橫渡日月潭的活動中,遇到旁邊的台灣男生突然抽筋,她奮不顧身地救了他;但就在當時,她發現這位朋友竟然拉黑了她的臉書,還在境外生的社團下面大罵陸生。

中時記者 唯一幫忙者

「而這個時候,一位中時的記者姊姊開始幫助我們,事實上也只有她在幫助我們。」該名陸生說,每次疫情發布會上,最後記者提問,她都會幫我們問我們的事情,儘管每次問完下面都罵聲一片。

後來衛福部長陳時中說,這件事情歸教育部負責,她又幫我們去堵教育部;教育部說歸陸委會,她又去跑陸委會,陸委會說歸移民署,她就又跑移民署。這個過程持續了3到4個月,直至陸生開放入台。

「雖然最後的結局不見得真的是這家媒體或者這位記者姊姊的功勞,但,她確確實實是在我們最絕望而且沒有任何辦法時,唯一站出來幫我們的人。」

眼看中天新聞台確定要關台,該名陸生提到,他是陸生身分,不想也不應該對這件事情發表任何看法和觀點,但這麼久以來,看到這位記者姊姊臉書上悲傷的貼文,也無法接受自己可以當作沒有看見的態度,「畢竟,這是在我們最難的時候幫助過我們的人,而我也不能做什麼,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講這個故事出來,而這個故事又可能講了也不見得會比較好。」

「可我還是想講,用我對『恩人』的情感講出來,或許是為了自己的安慰,或許是處於自己的良知。」

讓我們看到一點希望

他說:「在那種絕望的情況下,記者姊姊以一己之力吶喊,還是讓我們總能看到一點點希望,所以我會一直記得她。」

該名陸生也說,政治的正確與不正確都是相對的,或許也要考慮進去立場的不同,但不論如何,人要是都有一點利他之心,多一點人性的考慮,這個世界才會更平和更美麗。

他最後寫道,也要特別感激一下老師和同學,他們超越了很多所謂「紛爭」,也擯棄了那些被煽動起來的情緒,「他們對我友善和溫暖,就是始終有對於一個『人』的好」。

另外鍵盤俠真的會把人逼瘋,這是互聯網之惡,一個人只有溫暖純良了,才能談愛與自由,否則多少罪惡是假「自由」之名。

#事情 #絕望 #名陸生 #陸委會 #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