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終於承認敗選,願意順利交接,讓美國的民主憲政維持了基本的制度性運作,未陷入崩潰,也讓民主保留最後的尊嚴。但美國內部的分裂、政治分歧、社會對立,卻不會因此結束。川普背後仍有7300多萬人,即使拜登高喊團結,但很顯然,這個國家的分裂已經成型了。

不僅是美國,連沒有選舉權的大陸、台灣、香港也跟著瘋,跟著分裂。像乞丐在看人過大年一樣,吆喝喊熱鬧。觀察著這樣的選舉,我卻分明感受一種很有意思的現象。原來川普是一面照妖鏡,照出了當前世界的原型。

有些大陸的自由派,平時民主憲政高掛嘴巴,但碰上川普選舉,竟失去清醒的能力。我還記得選舉期間,一位朋友傳來拜登兒子的故事,說他的電腦送去鄉下地方修理,卻沒去取回,後來修好了,被破解出內容有戀童、裸女、雜交等照片,電腦公司本來要送情報單位又怕…,總之,細節之詳實,彷彿小說。但明眼人一看便知,拜登家修電腦,難道沒有專屬電腦服務公司,還要送去給不認識的人修嗎?這種故事,怎麼會有人相信?

選舉結束後,還有各種陰謀論,包括拜登與民主黨如何作票、吃票、開票作假、計票電腦公司與中共勾結等等。說得中共都能操縱美國大選。稍稍有選舉常識的人都知道不可能。但台灣與大陸都一樣,一些瘋狂支持川普的媒體,包括了台灣的「三民自」和海外的「大陳輪」等,不管內容多麼滑稽,都大量傳播。

川普抓狂不奇怪,我所感到荒謬的是,不少台灣知識分子,正如大陸一些知識界的精英一樣,竟然寧可相信網路謠言,而不相信美國的正式媒體,那是什麼心理狀態呢?是反共、反中,反到讓人失去理性嗎?還是網路時代,使人的思維能力下降到280個字元?或者分裂社會,使人的自我認同必須抱團取暖才能安心?

不可否認的是,川普在美國還有7千多萬支持者。7千多萬失去認同的失落之心,更需要抱團取暖。然而,這7千多萬人是如何產生的,他們會走到哪裡去?

從得票看得出來,川普的支持者多是在鐵鏽區,而拜登的支持者多在東西兩岸的經濟發達區,是經濟上的既得利益者。然而,川普本身即是最有權勢的代表,他只是在口頭幫窮人、失業者、工人、農民代言,自己一樣打高爾夫球、過著奢華生活。

當然,川普確實召喚美國企業回歸、對抗中國進口貨品、增加出售農產品等,但是,中國的崛起難道不是美國全球化大戰略的結果?從扶持亞洲四小龍的「雁行理論」,到「四小虎」,和利用中國便宜勞工與環境成本,幾十年下來,難道不是同一種戰略?這些全球化的利益,難道不是美國大企業在收割?而全球的環境惡化、貧富不均,難道不是全球一起承受?

交纏著那麼多複雜國際局勢的政治經濟學分析,對尋常人來說,都太沉重了,他們需要找一個敵人,像超人打倒惡魔一樣,只要把那個敵人打倒,世界就重歸太平。反全球化範圍太廣、太沉重,但把這個敵人設定為中國,再加上意識形態的反共,一切就容易了。這就是川普的腦袋。

然而,就算解決中國、美國的問題,全球性的社會分化、貧富不均、階級對立,一樣不會解決。美國的就業有回來嗎?農村有復甦嗎?更何況,怎麼會有一個國家會想打垮一個14億人的國家?14億人的國家垮了,光是難民,對全球是一種什麼樣的災難?想想敘利亞,生活在大陸旁邊的台灣,會受到什麼影響?更何況台灣的外貿出口超過40%是依賴大陸,大陸經濟垮了,台灣能好嗎?

問題的根源不在中國,而是全球化。現在只是把反全球化的力量簡化成反中而已。台灣也一樣,貧富不均,年輕人失業嚴重,文化界很多人靠文化部的補助在撐日子。這都不是反中會解決的,它只是掩蓋了社會矛盾,甚至成為法西斯獨裁的藉口。

川普下台,台灣也該醒醒了。否則跟著美國走到底,哪一天美國突然轉身,台灣要如何面對夢醒時分?   (作者為作家)

#大陸 #拜登 #中國 #美國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