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大學馬來西亞籍鍾姓女大學生遭梁育誌殺害案,鍾女父親日前在馬國引用蔡英文總統給家屬的慰問信,證明鍾女遇害是我政府疏忽所致,要求國賠且2為凶嫌判極刑,不判死將爭取引渡。鍾父的沉痛呼籲,內心之悲憤非局外人能體會,這件國際矚目命案足以戳破國人廢死迷思。

廢死運動近年成為國際人權運動指標,去年在聯合國大會上,多達121國支持暫停執行死刑決議案,另有35國反對、32國棄權。馬來西亞與我國一樣都有死刑,兩個國家近年都在國際廢死運動潮流中,司法改革慢慢朝廢除死刑為最終目標。

馬來西亞法定死刑可分為刑罰唯一死刑,和作為最高刑罰的死刑兩種,類似梁育誌預謀謀殺且先性侵再殺人罪刑,就足以構成唯一死刑罪;反觀我國《刑法》第271條雖明定殺人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近年因綠營支持廢死者發揮實質影響力,連司改國是會議都避談死刑存廢,致殺人罪判死刑個案愈來愈少。

蔡英文總統執政4年多來,雖沒有公開宣示廢死,廢死幾乎成了司法界潛規則,殺人判死刑難、執行死刑更難。這4年多期間法務部只執行2名死刑犯,迄今還有39名死刑犯待執行。這些死囚的司法救濟途徑大都已走完,卻因政府未依法執行,造成被害人家屬苦痛,死囚也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同樣飽受煎熬。

鍾女父親深諳我國廢死聲浪比馬國高漲,即使馬來西亞與台灣沒有簽訂引渡協議,且梁育誌是中華民國國民在台灣犯罪,我國具司法管轄權,依法不可能讓馬國引渡梁嫌受審,鍾父依然悲痛召開記者會提出國賠,同時要求對梁嫌處以極刑,否則將援引馬來西亞法律程序引渡。

鍾女父親的公開喊話,最能感同身受的應是小燈泡媽媽、時力立委王婉諭。小燈泡案震驚全國,訴訟期間王婉諭從不遮掩其挺廢死立場,但在高院更一審最後辯論時,忍不住淚崩法庭,以身為受害女童媽媽心情,公開請求法官判處兇嫌王景玉死刑,最後王嫌仍以曾罹患精神疾病為由,無期徒刑定讞逃過一死。

王婉諭會淚崩請求判處極刑,就是為避免凶手再犯,讓其他小孩平安長大;女大生鍾父心情何嘗不是這樣,為避免未來其他女大生受害,鍾父的隔海呼籲是何等的沉重。

女大生命案重創我國形象,台南市長黃偉哲明確指出,他個人主張梁育誌應該要判死刑。面對鍾父隔海訴求判處梁育誌死刑,長期支持廢死的蔡英文總統及廢死推動者,是否也應將心比心,如果被害人是你的至親,「依法判決、執行」應是最公正的審判!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馬來西亞 #執行 #蔡英文總統 #鍾父 #極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