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費率調漲箭在弦上,健保委員表示,政府未實質負擔的金額,截至今年已有600億,接近1個月安全準備金,若能補足這一筆錢,或許費率就不必調漲。然而,由於此問題已討論許久,部分委員對此持不樂觀態度,認為費率還是會漲,負擔的問題可能要靠訴訟解決。

《健保法》第3條明訂,政府每年度負擔的總經費,不得少於每年度保險經費扣除法定收入後金額的36%。然而,近年政府負擔健保經費,是依權責單位「認定」的方式計算,例如計算政府負擔健保經費時,不當將收支短絀混淆再代入結餘,錯誤計算「應提列安全準備來源」法定金額,導致政府負擔的實質比率未達標。

付費者代表指出,2016年12月23日,政府逾越《健保法》,修訂施行細則第45條,新增「其他法律規定」補助款項,將原住民健保費、65歲以上離島居民健保費、中低收入戶健保費等7項補助保險費列入已負擔保險費,混淆社會保險與社會福利經費。

另一方面,原應由疾管署公務預算支出的愛滋病醫療費用,在2017年2月起,病患用藥2年後改由健保負擔。而政府推動的C肝政策,理應由公務預算支應,卻也納入健保的支出中。健保收支不平衡,卻是從民眾貢獻的安全準備金填補短絀,令許多人感到不公平。

消基會副董事長、健保委員吳榮達表示,根據統計,政府未實質負擔36%的金額,截至2019年為止,已累計487億元,若把今年算入,就會達到600億,相當於1個月的安全準備金。部分委員認為,若政府能補足這一筆錢,費率就可以不必調漲。

但也有人認為,這項議題已經討論很久,今日的健保會應該也不會有共識,費率不漲機率不高,這個問題可能要靠訴訟解決。

#負擔 #健保 #調漲 #經費 #健保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