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綠茵地上,馬拉度納是無與倫比的球王;在足球外的世界,他自詡為永遠的革命家。他是徹底的左派,崇拜古巴強人卡斯楚和革命領袖切格瓦拉;他支持拉丁美洲左派領袖,曾嗆「使盡力氣也要反美到底」。2016年11月25日,卡斯楚以90歲高齡過世,老馬哭得不能自己;也許是冥冥中的安排,整整4年後,馬拉度納和心目中的第二父親,在另一個世界重逢。

馬拉度納從不隱瞞政治立場,1986年世界盃,戰神在那場名留青史的8強賽打退英格蘭,報了福克蘭戰爭戰敗的一箭之仇。賽前,他在更衣室大喊,「為了阿根廷,為了(福克蘭首府)馬維納斯!」

1994年美國世界盃,已成老將的馬拉度納進了球,但被國際足總查到服禁藥,被逐出國家隊。他耿耿於懷,認定是美國帝國主義的陰謀,因為懼怕他,才出奧步打壓他。已根深柢固的反美種子,在他心中日益茁壯。

他崇拜切格瓦拉,右手臂刺著對方的頭像,「他是個叛逆者,我也是,他為追求自由願意獻出生命,我也願意。」但卡斯楚對他意義非凡。卡斯楚愛棒球,2人看似毫無交集。這段忘年情誼始於1987年,2000年馬拉度納吸毒心臟病發差點送命,轉往古巴戒毒癮,一待4年。卡斯楚常一大早打電話或陪他散步,暢談政治和運動。

2004年,馬拉度納暴肥到破百公斤,死神再度找上門,這次還是老大哥拉了他一把。卡斯楚慷慨提供醫療團隊,為馬拉度納動胃部手術,堪稱他的救命恩人。

馬拉度納恢復健康後多次重返古巴,對於遭到國際孤立的古巴,無疑是最好的公關。為感念卡斯楚,馬拉度納把老大哥的肖像,刺於他在足壇揚名立萬的左腿上。

卡斯楚的死訊傳來時,馬拉度納正在克羅埃西亞為阿國網球隊助威,「我胸口彷彿被一記沉重的發球擊中,無法遏制地哭了出來,除了父親過世,這是我體會過最深的傷痛。」

#崇拜 #父親 #老大哥 #願意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