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員警葉志誠退休後被診斷罹癌,忍受化療痛楚同時,他提筆寫書轉移注意力,今年一連獲得2座文學獎;他有感而發地說,獎項就像抗癌路上的止痛藥,讓沒有未來的明天,時時充滿挑戰與希望。

寫作時能夠忘卻病魔

59歲葉志誠笑說,自己國中時曾拜師開鎖想當小偷,長大後卻因不想當兵而投身警界,轉眼當了31年警察。從警期間,不僅替分局撰寫新聞稿,更出版「屏東縣警察局沿革誌」,用22萬字記錄自日治時期至今,每間派出所的歷史和治安變遷,就此展現書寫能力。

樂愛登山的他,原預計退休後挑戰聖母峰,但卻因罹癌而變卦,葉說,癌症最痛若的事不是化療,而是漫漫長夜的煎熬;會選擇寫小說,是因為故事得醞釀很久,設定一個框、創造地景,再跳進去演自己喜歡的角色,日復一日,能忘了自己是病人,年復一年,可以忘卻還走在死亡路上。

投稿如放陷阱抓大尾的

今年一口氣以《紅衣女孩》拿下澎湖縣第23屆菊島文學獎小說首獎;《賣女兒起大厝》則得到宜蘭第一屆羅葉文學藝術獎小說第二名。

葉志誠說,《紅衣女孩》是一隻魚,說的是癌末老人一手相機、一手釣竿,逃到東嶼坪,才知道那是荒島,只能和烏龜、候鳥、廟裡的神,還有癌逝的朋友,透過對話,用文字導覽一串相片,自己就是圖框裡的老人。

《賣女兒起大厝》則是情色文學,書寫來自宜蘭的賣淫女被贖身,抵償給2個警察做妻生孥,老後女兒帶媽媽回故鄉,從南迴火車的窗框、回顧父親;想著自己躺在床上,是框、也是景,更是鏡頭,用文字拍攝媽媽一生的情與色。

葉志誠說,寫作是享受,投稿就像獵人放陷阱,「總有一天會抓住一隻大的」。

#警察 #罹癌 #獎項 #忘卻 #化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