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票選台灣今年最慘的人物,旺旺集團老闆蔡衍明絕對是首選。不僅他投資的中天新聞台,民進黨政府不允許換照,連帶的,蔡衍明也被民進黨的綠營同路人,以各種手法抹黑、汙衊到連做個台灣人都不行。

其實,蔡衍明的遭遇不是台灣的唯一,更不是特例。任何一個和綠營持不同立場,甚至敢站出來批判民進黨政府的人,都有遭受民進黨及綠營支持者,以「文攻武嚇」手段汙衊的經歷。

這整個對蔡衍明而來的潑糞,並非蔡衍明是不是中共代言人,也不是蔡衍明的中天新聞台是不是紅媒的問題,而是在於民進黨政府和他們同路人,要怎麼「認定」,要怎麼「打擊汙衊」你是中共同路人的問題。

以反民主的手段,抹黑汙衊異論者,是民進黨人的專長;把台灣的政治,「退步」到過去的新聞管制及專制,是她當前的目標。蔡衍明被綠營大打特打的遭遇,只是因為他太有錢,太有影響力,又太惹眼,才被下重手。

22日的秋鬥大遊行裡,我看到《聯合報》發行人王效蘭到了。她給蔡衍明支持,很多人看到的是,王效蘭力挺絕對的新聞自由。但是,我看到的是,王效蘭對蔡衍明今天的遭遇,有強烈的「感同身受」。

就因為「反台獨」的立場鮮明,和民進黨走的路線對立,《聯合報》遭受綠營抹黑汙衊,絕對不比蔡衍明輕。近30年前,《聯合報》只因為依據事實,在頭版報導中共領導人李瑞環對於台獨的談話,就被綠營連番抹黑是「《人民日報》台灣版」、「中共傳聲筒」。而且從那個時候到現在,這樣的抹黑沒有停過。

如果《聯合報》可以被抹黑成「中共傳聲筒」,那麼,台灣今天所有的媒體,不論是電子的,或者報紙的,也不管是持什麼立場的,都是「中共傳聲筒」。因為,所有台灣媒體經常報導中共領導人批判台獨的談話。

為什麼民進黨人和綠營那些所謂的名嘴,不批判綠營傳媒是「中共傳聲筒」,不汙衊他們是「紅媒」?很簡單,就是因為這些綠營傳媒是他們的同路人,是他們豢養的媒體。

新聞媒體只要聽民進黨的話,為綠營歌功頌德,為民進黨政府任何政策護航,就是好媒體。反對民進黨政策,反對民進黨政府開放進口美國含瘦肉精豬肉,質疑民進黨這一政策會侵害台灣人民健康的媒體,就是壞媒體。

站在反民進黨政府前端的中天新聞台、蔡衍明,在民進黨眼中就是壞媒體,就是根刺,必定要去之而後快。既要去之,最順手的政治大帽子,當然就是抹紅汙衊他們是「中共代言人」。

進了廚房,就不必怕油煙。蔡衍明和台灣廣大持不同於民進黨意見的人,都不必理會綠營那些所謂名嘴的「抹紅」。因為,你理會也無濟於事,民進黨人和綠營那些傢伙,說你們「紅媒」,不是因為你真的「紅」,而是你們沒有跟他們一樣「綠」。

蔡衍明在台灣的價值,不是由綠營這些傢伙決定,而是全看蔡衍明怎麼爭取讓「台灣人過好日子」來論定。先賢說的「謠言止於智者」,是在提醒聽到汙衊謠言的人。「止謗莫若無辯」則是說給受到抹黑之害的人聽。我期待蔡衍明堅持做自己,用真正愛台灣的行動止謗。

#汙衊 #綠營 #媒體 #民進黨政府 #傳聲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