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蘇軾有句詩詞叫「春江水暖鴨先知」,寓意是指一個事物、一段關係的轉變徵兆,從細小微處便可觀察出來。一如近年,從陸生赴美留學熱潮急凍,反映的是中美關係的急遽惡化;同樣地,港生來台就讀人數暴增的現象,不只如實體現香港的當前處境,也連帶折射出兩岸關係近年來的擺盪起伏。

近期有兩個數據其實很有趣,也值得關注。一是根據美國官方日前統計,2019至2020學年度陸生赴美留學人數年增率降到0.8%,是前一年的半數,更遠低於高峰期的23.5%;而今年香港有5300例報讀台灣學士課程申請案,較去年大增44%。這一減一增看似無毫無關聯,但現象的背後卻是大有玄機。

其實民間交流就如同一張「晴雨表」,一定程度上反映的是兩國政治關係的轉變。過去中美關係如膠似漆時,留學美國幾乎是很多陸生出國深造的第一選擇,而且美國大學大多也是張開雙臂歡迎,幾乎到了「來者不拒」的地步,巔峰時期,甚至一個學系有超過1/3陸生就讀。

而這樣的現象隨著中美角力戲劇性全面展開後,陸生赴美留學的人數逐年遞減,也逐漸成為不爭的事實。事實上,美國對於陸生態度也在發生微妙變化,留學簽證核發越趨嚴格、大幅管控大陸學者赴美客座研究資格,更遑論幾年前在美國各大學風光落地的孔子學院,如今也面臨一間一間叫停窘境。

毋庸置疑,陸生赴美留學人數下滑與中美關係大氣候的轉變息息相關;類似現象也發生在港生升學的選擇變化上。香港大學與就讀學生的需求向來是「僧多粥少」,要擠進大學窄門並不容易,但隨著近10年大陸大專院校素質普遍提升,為部分港生提供更多選擇,每年赴陸就讀港生也就逐年攀升。

但隨著去年反送中運動爆發,陸港關係矛盾急速上升,連帶影響年輕港生赴陸就讀意願,加上台灣政府近年也放寬港生畢業後留台的規定,包括准延長居留至最長1年,都間接「催升」港生赴台灣就讀的意願,這背後所拉扯不只是陸港關係,跟兩岸關係近年的冷暖變化也不無關係。

#香港 #轉變 #陸生 #發生 #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