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東青農曾永忠說,務農很辛苦又賺不到錢,至今不敢討老婆。(莊哲權攝)
台東青農曾永忠說,務農很辛苦又賺不到錢,至今不敢討老婆。(莊哲權攝)

新世代青農返鄉務農不乏「黃金青農」案例,但卻有更多青農因為熬不住而默默「離農」,他們面臨的困境包括土地、資金、行銷、缺工、市場價格、代溝等諸多問題,交通運輸不便則是後山一大瓶頸。至於2016年重創台東農業的尼伯特颱風,更讓許多原本懷有農業夢的青農「陣亡」。

30多歲的台北李姓民眾,當初聽聞務農有百萬年薪,抱著浪漫的農業夢來到台東,租農地、買農機,種植蔬菜類短期作物,2年前他驚覺一直都在燒老本,「大夢初醒」後賣掉農機離農。

缺工荒僅剩千歲團

25歲那年回到台東種釋迦及荖葉的陳祥介,請來的採荖葉工人是「千歲團」,在嚴重缺工情況下,被迫改種有機檸檬;至於釋迦則因老化又得病害,最終轉作紅龍果。他說,當時孩子還小,也沒有收入,只好向農會貸款拚短期作物,苦熬3年才漸有起色。

「農民靠天吃飯,但是4年前的尼伯特颱風,卻對台東的農民開了個大玩笑」,眼看即將收成的果園被颱風夷為平地,淚水只能往肚裡吞,一度想放棄,卻不知道要做什麼,只能繼續咬牙苦撐。

陳祥介說,交通不便是台東農產的最大瓶頸,台東紅龍果品質比西部好,但運到台北拍賣市場都已經快天亮,除了運輸成本高以外,競爭力也被削弱;外銷大陸為主的鳳梨釋迦,則因兩岸關係緊繃,呈現不穩定性,讓他歎道:「做農真的很艱苦!」

35歲曾永忠退伍後回台東種荖葉,看到荖葉園大量施藥,為了健康著想轉作種香蕉,同時也申請技轉種植夏雪芒果,但今年初他先碰到芒果受寒害,產量減半;年底又遇到香蕉盛產價格崩盤,雙重打擊下,收入全無只好打零工,到現在還不敢討老婆。

賤價時無奈放著爛

同是尼伯特颱風受災農民的曾永忠回憶,當時一大堆人離農北漂,他硬撐過來,只因為父親告訴他:「自己要做的,就要自己去承擔」。他說,台東沒有香蕉去化處理場,賤價時只能放著爛,夏雪芒果雖有「芒果界LV」之稱,但電子商務平台不願媒合小農,電商這條路走不出去,青農「心事誰人知」。

#荖葉 #缺工 #紅龍果 #青農 #千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