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QR code參與線上討論
掃描QR code參與線上討論

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開始任命重要人事,準備接管政府,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向拜登發出賀電,過去4年急速失控的美中關係,可望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兩國學者專家紛紛提出改善雙邊關係的建議與藍圖,希望避免走上修昔底德陷阱。但美中關係千絲萬縷,美國內部問題叢生,改善中美關係知易行難。

經過川普政府4年折騰,改善美中關係到了刻不容緩的關鍵時刻。然而,雙方在意識形態、政府體制、全球戰略格局、貿易摩擦、高科技競賽、防止核擴散、區域衝突、台海安全、網路安全、太空軍事等領域的摩擦,絕非立意良善的建言,短期內所能匡正的。

如果說戰略武器是美國的強項,公共衛生就是美國的弱項。這次新冠肺炎病毒肆虐,美國確診人數居全球之冠,高達1313.7萬,死亡人數也超過20萬。拜登在大選期間即以川普總統低估疫情嚴重失職為選戰主要訴求,承諾他若當選會帶領美國人民走出新冠疫情的陰霾。相信拜登就職後會以此為最優先任務,調整美中關係次之。

但中國搶先出手,習近平在成功推動《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後,打鐵趁熱要求參加《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外交部長王毅則率團訪問東京與首爾加速推動「中日韓自貿區」,有意擴大在自由貿易與全球化方面的優勢。

在此同時,中國人大外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傅瑩在《紐約時報》撰文,呼籲美國與中國應該在多邊主義的架構下進行合作,作為大陸最有權力的女性之一,她對拜登新政府既提出推動中美合作的誘因,也提出了雙方不合作的潛在風險,簡言之,就是「合則兩利,分則兩傷」。

在文章中,她也只能建議兩國在戰略、氣候變遷、公共衛生、數位安全等領域先行合作,強調「中美兩國若能與其他國家攜手合作、同心協力因應這些挑戰,多邊主義將能繼續為人類進步帶來希望。」

傅瑩這篇文章相當程度反映北京官方的立場。更重要的是,該文章的建議正是拜登政府最為關切的幾項議題。拜登已再三強調他的施政將以提振美國經濟與防疫為主軸,傅瑩的建議可說是投其所好。

所謂數位安全就是網路安全,早在歐巴馬總統任內,美中兩國就曾在雙方「戰略與經濟對話」(Strategic&Economic Dialogue, S&ED)之下設立「網路安全小組」進行溝通,但因互信不足,「網路安全小組」的溝通難以為繼。

傅瑩舊事重提,一方面是提醒美國恢復「戰略與經濟對話」,一方面是建議重啟「網路安全小組」的對話。如果拜登同意恢復「戰略與經濟對話」,美國不免會要求大陸加入限武談判。長期以來,北京皆以大陸核武與飛彈遠遠落後美、俄兩國而拒絕加入限武談判,稍早,中國軍控單位曾表示,除非美、俄兩國能將核武與飛彈減少到與大陸相當的水平,中國才願意參加限武談判,仍有但書,美蘇兩國均未回應。傅瑩建議美中兩國在戰略與經貿領域建立對話機制,不啻表明大陸願意在限武問題上與美國談判。

除了限武談判之外,美國若願恢復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雙方也可在防止核擴散、東海、南海等區域衝突、台海安全、太空軍事競賽等議題進行對話,但因這些議題很多都是長期難解的問題,雙方都不應抱持在短期內加以解決的心態,而只能期望透過對話讓這些問題不致惡化或在可控範圍內。易言之,透過「戰略與經濟對話」,雙方也許能夠做到「不求有功,但求無過」,避免摩擦升級、擴大。

至於氣候變遷、公共衛生、數位安全等領域,民主黨與大陸應有更大的合作空間。即使如此,美中兩國都必須先建立互信,設立雙方都能接受的議程與進程,定期評估與驗收成果,不可躁進,就算一時三刻之間無法達到預定目標,也可透過暫時擱置、更換談判議題或重新設定議程與進程的談判技巧加以解決。

七年之病很難用三年之艾加以根治,但美中合作因應全球共同的挑戰,有其急迫性,當今之計只能用水磨功夫,一點一滴去做,並從不斷試誤中吸取經驗教訓,徐圖改進。

#美中 #談判 #大陸 #拜登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