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是聯邦國家,各州的選舉計票過程不同,總統大選於2020年11月3日舉辦,至11月底尚未全國敲槌確認,雖然拜登已具贏面,川普猶在法律訴訟纏鬥。暫不論選舉爭戰計票訴訟過程,先觀察至今各州政黨傾向,美國習慣以紅色代表共和黨,藍色代表民主黨,各州依其支持政黨傾向俗稱為紅州或藍州。各州紅藍色塊分布,有眾多因素使然,並非純屬巧合,從經濟角度去檢視,便可抓到不少脈絡。

攤開美國大選各州紅藍分布圖,紅色大致集中在中間內陸各州,藍色大致分布在左右兩邊。再進一步檢視各州經濟發展程度與大選色塊,根據不同資料比對,均可發現不同色塊具有經濟水準差異。以2019年美國各州GDP排名,從GDP第一名的加州至第20名亞利桑那州之間,此次大選支持川普的紅州只占6州,支持拜登的藍州占了14州。

另依據WalletHub於2020年6月發布的經濟發展調查報告,從經濟活動、經濟健康和創新潛力等方面之28項指標評分,包括國內生產總值、人均出口、失業、企業成長等因素,選出10個最佳的州與最差的州,在最佳的10個州中,藍州占了7個;最差的10個州中紅州占了7個。另根據11月12日Newsweek報導,支持川普的縣只占美國經濟產出29%,支持拜登的縣則占了71%。總而言之,支持拜登者之經濟水準普遍較高,且多分布在對外開放的濱海地區。

各地貧富差距與區域分布之關聯度,由美國2016年一本暢銷書《絕望者之歌:一個美國白人家族的悲劇與重生》(Hillbilly Elegy)可以窺得,作者J.D.Vance成長經驗,說出了在美國俗稱鐵銹地帶(Rust Belt)的經濟起落故事,此地帶包括五大湖區,曾是工業重地、富饒煤礦,在石油危機、製造業外移種種環境變遷下,藍領底層白人遭逢失業,陷入貧窮的絕望之淵,鎮日與暴力、酗酒、毒品為伍,抱怨社會,反對精英,憤世嫉俗,對中產階級不滿,怪罪歐巴馬的經濟政策。該書作者出生在破落家庭,經過不斷奮力終於耶魯大學法學院畢業,深切體會到窮人社會與上游社會之異,兩個世界猶如天壤之別,悲憤的底層白人亟想跳脫現狀,改變政府社會環境。該書出版時雖然並無一言論及川普,已被引為川普2016得勝的極佳註腳,成為暢銷書。

川普上任後,其政策之訴求目標,對窮人社會與中產階級兩個世界有著截然不同的衝擊。川普主張保護主義,維護傳統白人利益,砍削美國與他國的經貿投資管道,要求國外投資的廠商打道回府,讓原本失業的民眾有了就業的機會,獲得紅區選民擊節歡呼,而川普的發言不遜語調也符合了習慣辱罵的基層支持者胃口。至於藍區,多在濱臨太平洋與大西洋兩岸的州縣,傾向國際化與全球化,擅於研發創新與掌握商機,川普的貿易戰與杯葛國際組織等措施,讓國際化企業頭痛,使經濟繁茂的地區不悅,包括東岸的政治首府華盛頓、經濟中心紐約、西岸加州的科技矽谷、影業聖地好萊塢等。川普甚至揚言要「紐約、加州下地獄」,毫不掩飾其無法跨越雷池一步的焦急與怒吼。

除了貧富差距之經濟因素外,影響選票的因素甚多,包括醫療政策、移民政策、種族政策、環保政策等等,均在選戰中發酵。民主選舉下,改朝換代乃是常態,藍區、紅區的分布,長期演變,其來有自。2020年大選年突遇一項少見的巨大災難,Covid-19造成的健康憂慮,以及疫情阻遏經濟活動商機,加重了經濟難關,國際經貿腳步更形艱難,更使選民動念思變。

無論如何,經濟因素與生活環境,總是選民投票斟酌的重要考量,如何降低貧富差距,提振經濟能量,改善生活品質,總在每次選舉戰役中對決。選舉色塊的分布,有眾多因素羅織而成,經濟角度不但不容漠視,更常是左右結局的決勝關鍵。

#因素 #美國 #川普 #分布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