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專欄中,我們探討了有利企業揭弊的舞弊偵測以及舉報/吹哨機制與措施。然而,資誠PwC《2020年全球經濟犯罪調查報告》發現,即便遭受重大舞弊事件,有65%的企業未向其董事會通報,有44%的企業甚至未針對其所遭受的舞弊展開調查,顯示縱使潛在舞弊事件遭揭露,多數企業未能妥善的反應與處理。

針對所偵測到的潛在舞弊事件跡象或所接獲的相關舉報,企業應儘快展開調查以確認相關的懷疑或指控是否屬實,並依調查結果採取適當的糾正、懲處與改善措施,以利最大限度地減少舞弊事件對企業可能造成的損害,並防止其再次發生。舞弊調查旨在協助企業釐清潛在舞弊事件的態樣、影響、涉案人員、發生源頭、時點、手法以及原因等重點,為能規劃適當的調查程序並助其有效率的執行,企業應事先就以下事項進行充分的評估:潛在舞弊事件可能涉案的內部單位、人員或外部人士;潛在舞弊事件可能造成之財務面與非財務面影響;調查的範圍以及目的(僅供內部懲處與改善,抑或為進行訴訟做準備);調查團隊所需的資源以及成員須具備的獨立性考量以及專業知識與經驗等。而舞弊調查通常牽涉包含法律、鑑識會計與鑑識科技等多方面的專業,因此建議企業在執行相關調查前應先評估本身是否俱備適當的資源,必要時應尋求外部專業機構的協助。若相關的潛在舞弊事件跡象或舉報係與其海外營運單位有關,當地的外部專業機構亦可支援跨國企業執行適當的調查。

舞弊調查程序一般不外乎於資料與證據之保全與蒐集、資料之分析與交叉比對以及相關人員之訪談等,然而,國內與海外為因應疫情所採取的隔離以及出入境限制措施勢必增加新冠時代執行舞弊調查的挑戰,故企業需要能靈活地將原本需實地執行的調查程序改採以遠端的方式執行。針對此點,我們有以下提醒與建議:

1、舞弊調查講究證據與資料,為避免資料與證據之保全與蒐集可能遭遇的阻礙,企業應進行清查,以辨識目前無法從遠端獲取資料的系統或工作流程(如:未連線的作業系統、或高度手動且依賴書面簽核的流程等)並儘早改善或制定適當的應對方案。而因疫情加深了企業與個人對網路與數位通訊的依賴,調查團隊搜尋、讀取與分析數位與網路資訊與數據並對其採取適當證據保全措施的能力在新冠時代將更至關重要。

2、透過視訊會議以及其他數位通訊科技與工具,調查團隊得以遠端執行相關人員之訪談,但與面對面訪談相比,遠端訪談較容易導致訪談內容遭洩露,受訪者亦較容易與他人串供,故若相關舞弊調查涉及多位證人或嫌疑人,不當的遠端訪談安排很可能導致後續訪談的失敗。遠端訪談亦難以觀察受訪者的反應(表情、姿態等),故僅適合以訊息蒐集為目的的訪談,為測試或確認受訪者涉案程度的尋供訪談仍應以面對面的形式執行。

儘管遭受舞弊所可能導致的負面衝擊,資誠PwC《2020年全球經濟犯罪調查報告》發現,有45%的企業表示相關經驗整體而言為其帶來正面的影響,因此,若不幸遭受舞弊,企業不必持有完全負面的看法,反而應積極面對並處理,以從中獲取寶貴的經驗與教訓。(本文作者蔡揚宗為臺灣誠正經營暨防弊鑑識學會榮譽理事長/臺灣大學會計學系名譽教授;劉國佑為臺灣誠正經營暨防弊鑑識學會理事/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鑑定與調查服務主持會計師)

#舞弊 #執行 #舞弊調查 #企業 #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