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C關了電視新聞台,踐踏新聞自由,接著文化部急令大陸兒童繪本《等爸爸回家》全台下架,箝制人民思想的自由。屏東信功肉品反對開放萊豬進口,卻遭行政院長蘇貞昌點名支持,因而發聲明駁斥,當天屏東縣消防局就二度前往信功安檢消防設施。

2016年民進黨上台後,進行一連串制度改變,政治競爭的公平性與開放性大倒退。第一,修訂「國安五法」,限制人民言論與行動自由,破壞憲政主義精神。第二,以「轉型正義」之名打壓在野黨,設立黨產會與促轉會剝奪在野黨的資源與空間,甚至以「東廠」打手自詡。第三,肆無忌憚破壞獨立機關的中立性,大法官提名、監察院長與中選會主委任命成為一黨之私,獨立機關如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的中立性也被徹底改變。第四、破壞國家文官任用體制,大開方便之門任用私人。最近「聘約人員人事條例」草案更有破壞國家考試用人之嫌。第五、收編地方自治團體,破壞地方自治體制,透過前瞻計畫撒錢綁樁,收編改制水利會、鄉鎮市長官派等等。第六,控制輿論:利用NCC打壓異見媒體,濫用國家資源豢養網軍帶風向、製造寒蟬效應。

出現民主倒退的現象

許多國家採行西方民主選舉制,實踐上卻出現許多亂象。譬如選出民粹領袖,上台後修改憲法,限制言論自由、打壓異己、排斥移民或少數族裔、否定多元主義,如匈牙利、波蘭、土耳其、印度等國家;或甚至否定、取消選舉,如委內瑞拉、白俄羅斯、吉爾吉斯等。所以近年來政治學者提出「選舉威權」的概念來研究一些有選舉制度,但出現民主倒退現象的國家,而其中一些現象已出現在台灣。

所謂「選舉威權體制」,指有定期的選舉,但在兩方面受到質疑:第一,在人民權利保障方面:一些選舉威權的國家利用修改憲法、法規,甚至行政命令,限縮人民的自由權力,如言論及學術自由、同性婚姻或墮胎權等;第二,在政黨公平競爭方面:在這類型國家的執政者會操弄選舉、控制媒體或利用國家資源建立侍從關係等作為,破壞政治競爭的公平性。

選舉威權體制與民主政體一樣有選舉,但有本質上的差異。前者選舉的目的在強化合法性,而影響政策制訂的功能較小,選舉威權政體的國會功能不彰,行政權獨大。再者,在選舉威權體制下,候選人參選的目的往往是為了爭取國家資源的分配,而非政治理念的實踐,所以容易出現收買、跳槽的現象。反對勢力由於缺乏國家資源,經營十分困難。

所以空有選舉不但不必然帶來民主鞏固,反而可能強化威權。某些新興民主國家,選舉體制不但沒有弱化威權,反而出現鞏固威權的效果,基本上表現在三個方面:第一,適當的洩壓:威權選舉就像一個減壓閥,作為一種安全機制,一方面可以適度的宣洩社會的要求與不滿,另方面開放政治場域吸納社會團體或知識分子,換取支持。第二,展示執政實力:藉由壓倒性或長期性的選舉勝利,展現執政黨的力量,一面嚇阻反對勢力,另方面繼續吸引政治菁英的依附。第三,建立或穩定侍從關係:在侍從主義下,地方的樁腳及選民支持中央執政的政黨及其候選人以換取更多的利益。執政黨取得地方支持,更穩固威權政體。以上三種現象在台灣也不難見到。

比一黨威權制更可怕

民進黨長久以來對於英文中「mandate」(授權)一詞一直有些誤解。例如陳水扁前總統曾說:「我選上就是我運氣好,不然你要怎樣?」蔡英文總統也常說有817萬選票作她後盾。民進黨將選舉這種民主國家定期舉行的確立政權合法性的行為,理解成近似中國傳統的「天命」。但民主國家的授權是賦予被選舉出的人代行其權力,實現人民的意志,而非政黨的意志。在憲政主義下,無論當選人有多少選票、理由有多麼正當,行使國家權力都必須受到限制,因為民主絕非定期改選的帝王制。

選舉是民主自由的工具,一旦落入長於選舉、拙於治國卻又霸道的人手中,就會變成鞏固威權的利器,淪為選舉威權體制,比一黨威權制更可怕。台灣走向選舉帝王制跡象明顯,不能不戒慎恐懼。

#破壞 #體制 #資源 #執政 #政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