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高嘉瑜裝窮,感嘆自己租屋10年,身為中高收入者仍買不起房,直呼是「國安危機」,卻立刻被人依據監察院財產申報專刊打臉,她從民國107年起,名下就擁有台北市內湖區2筆建物和4筆土地,價值估計新台幣2500萬元。高委員澄清建物原本規畫自住,但因無暇處理也未出租,目前同時揹負房貸和房租。

高嘉瑜的陳述是否口誤或刻意誤導,我們無意關切;但她芳齡40歲,2010年開始從政,短短10年間歷經3屆議員和本屆立委,就能在北市擁有一般年輕人難以奢望的不動產,顯然政治這條路「生財有道」;難怪執政的民進黨快速追隨國民黨,出現越來越多的「政二代」,努力攀爬「上流」、擠身政商族群之中。

投票行為導致的結果

台灣經濟雖被國際視為「已開發國家」,但時間不長,故累積之資產仍屬有限。民國107年全台平均每戶家庭擁有的不動產加上設備只有60萬元;就算加上金融性資產,也不過是150萬元上下。雖然首善之區的台北市家庭收入較高,可支配所得在108年達到142萬元,但平均年消費為108萬元,1年頂多也只能儲蓄34萬元,要買幢至少上千萬元的住宅,平均可是要長達30年以上。

對年輕人而言,若無父母資助,買房簡直難如登天,難怪他們寧可出國旅遊、購買高價手機、等著繼承父母房產,也不想買房,導致不動產持有者年齡不斷提高,目前約8成屬於45歲以上者;台北市更有6成以上房地產是由55歲以上的高齡者持有。高嘉瑜委員年輕有成,當然受到年輕人矚目,甚至忌妒。

然而,就算政治是一條累積財富的康莊大道,只要努力問政、積極服務、奉公守法,社會也該予以尊重;畢竟政治人物皆經激烈競爭出線,收入高於一般常人亦無可厚非。但是,實情卻可能和這種狀況差異極大。今年初立委競選期間媒體報導,新北市某爭取連任的立委被質疑,在4個月內存款增加300多萬元、貸款減少600多萬元,但立委月薪19萬元,如何每月淨存近百萬、還款超過上百萬元?有趣的是該立委在立院質詢紀錄是「零次」,但居然在炒作親人健康問題受到大眾關注下,就順利連任。

當然,諸如蘇震清立委等民代,或勞動部官商勾結受賄等巨大弊案深受社會矚目,必遭司法嚴謹處理;但中央和地方民代平日勾結或施壓官員,壟斷公共工程或活動委辦案、偷工減料甚至造成公安之情事,數十年來未曾稍減,早使台灣民主成為劣質政治的典型。目前的趨勢更加惡化,年輕人投機投身於優勢政黨,憑口才甚至撒錢成功勝選,成為民代之後,再結合派系共謀營私,甚至變身不學有術的行政官員,在各種標案中「關照」本身派系相關企業,甚至於自家親人的狀況,已經越來越猖狂。

這些年輕人從在學期間就透過活動或抗爭累積政治能量和人脈,到處尋找或製造問題、興風作浪,使社會經常陷於無謂爭議和衝突之中,難以理性溝通謀取進步,已成為台灣社會重大的負向發展,但社會大眾卻看不出這種發展的重大危害。年輕人常以感覺或印象來選擇支持對象,年長者又常以是否收到候選人禮物或請客吃飯,因循「受人之託忠人之事」世俗投票,讓台灣的民主品質遲遲無法提升,包括民眾經常抱怨的高房價或「居住正義」,其實也正是這種投票行為所導致的結果,但他們卻懵然不知。

立委與建商關聯密切

近來房價蠢蠢欲動,建商透過各種途徑炒作,讓房價節節攀高。在野黨立委要求通過「實價登錄2.0」讓資訊透明化,消除資訊不對稱,以免讓建商方便炒房,特別是主張「預售屋納入實價登錄」、「揭露售價至門牌」、「增加查核權與罰則」等。然而,立法院113位立委中至少有15位立委和建設公司關聯密切,即使行政院願納入修法,只要這些立委稍微發揮影響力,大概就能讓這些主張胎死腹中。事關大眾居住正義,若選民還是不以為意,但憑感覺和人情投票,卻又要求這些民代為正義奮鬥,可能嗎?

#投票 #政治 #立委 #居住正義 #民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