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過去4年來攪亂國際秩序一池春水,親手斷開與傳統盟邦的緊密關係,導致美國國際領導地位下降。隨著拜登即將走馬上任,國安團隊底定,修補美歐關係預期會是拜登政府外交政策的重點。

準國務卿布林肯中學時代在法國度過,說得一口流利法語,專長對歐政策,是華府外交圈的「知歐派」。布林肯一向主張歐洲可以配合美國的多邊外交政策,也是美國合作夥伴的第一選擇,美歐關係預料是國務院的重中之重。

政大國關中心研究員嚴震生指出,拜登曾定調美國的首要敵人是俄羅斯,中國則為戰略競爭對手,然而不論對抗的是俄羅斯或是中國,由拜登領導的美國,對歐洲來說就是一個可依賴、一致性的夥伴。

嚴震生說,川普以不可預測性自豪,或許在商場談判是優勢,但是在外交領域卻是最糟糕的做法,川普起伏不定的心情讓歐洲國家無所適從。他認為,拜登上台之後,因為雙方有共同敵人,凝聚向心力,美歐關係有機會回到川普之前,並重建盟邦體系。

政大國關中心研究員湯紹成直言,川普這個人顛三倒四,跟俄羅斯總統普丁關係又好,這些都是歐洲國家無法接受的。隨著拜登勝選的結果明朗化,北約、歐盟、德國、法國等歐洲領袖急著發賀電致意,就可以看出歐洲盟友有多希望重修舊好。

湯紹成強調,拜登不會像川普一樣對歐洲國家施加那麼大的壓力,尤其是在駐軍費用分攤這一塊,拜登不至於主動挑起爭議,美歐關係會自然而然復原。

湯紹成指出,川普的做法是單打獨鬥,拜登明顯是要打群架,未來歐洲國家有美國撐腰,立刻就可以團結起來,這不會是俄羅斯或是中國大陸所樂見的。

另外,拜登承諾上任第一年要舉辦民主政體之間的峰會(Summit of Democracy),受邀名單可能透露拜登政府對其他國家的親疏遠離,為拜登政府的初步外交政策提供更多線索。

嚴震生表示,從民主峰會可以看出拜登心目中民主的模樣。舉例來說,匈牙利、波蘭雖然都是歐盟的一員,但是與歐盟有許多爭執,也不符合歐盟式的民主;土耳其、印度分別是美國為了對抗俄羅斯、中國必須拉攏的盟友,但是民主化程度必須打上問號。

嚴震生指出,民主峰會的邀請對象若是排除上述國家,代表民主黨新政府真的很在乎自由式的民主,這也將會反映出民主峰會是例行大拜拜或是拜登價值的展現。

湯紹成則認為,國務卿蓬佩奧前陣子出訪中東歐建立反中統一戰線,但只在捷克稍微看到成效。匈牙利、波蘭本身仍存在一點極權主義,他們不會完全跟在美國後面走,而是會在美中兩邊遊走,意識形態靠美國,經貿仍靠向中國。

#中國 #川普 #美國 #拜登 #歐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