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集團總裁張榮發生前的經營理念強調要「照顧員工」,講求「團隊」同心協力的長榮精神,更三令五申警惕主管勿結黨營私。未料,身後竟爆發大房長子張國華與二、三子之間的經營權之爭,長榮企業文化正受嚴厲考驗。周刊王獨家採訪2位有40年資歷的老長榮人,前長汎旅運董事長吳景明、前長榮鋼鐵董座李寬量,親身敘述經歷「大哥派搞策反,鼓吹背叛」,讓基金會淪為控股工具內幕。

只是對於李寬量與吳景明等說法,張國華並無回應,由長榮集團表示:「皆是片面之詞,內容斷章取義,企圖用揣測的說法誤導社會大眾。」

吳景明、李寬量兩人為任職長榮集團逾40年的老臣,進入兩個基金會擔任董事,皆為張國政提名。兩人紛紛在接受周刊王採訪時,談起歷經「基金會家變」不為人知始末。

張榮發基金會第十一屆董事任期於2018年12月17日屆滿,改選前的5個多月,吳景明出席長榮國際業務會議,會後,張國華請他到辦公室。「聽說你跟張家有來往?...為何張國政提名你當基金會董事?」吳景明憶起那天,記憶猶新。

同年11月底,長汎的第二大股東朱哲彥找吳到辦公室,談的也是基金會改選。朱說:「你還是有自主權,可以選擇想支持的對象。其實不宜介入他們兄弟之間…,卻暗示說,這樣一來,工作比較不會有問題。」之後,得知長汎要開臨時股東會,議程就是改選董事,撤換董事長。「…不願最後因為基金會董事選舉之爭,被人公開羞辱,趕緊請辭,理由寫說『個人因素』。」吳景明感慨的說:「我仍然無怨無悔,問心無愧,留下漂亮身影。」

基金會改選,李寬量說「我很單純建議,請三位大股東先好好談談,我只是職員,無給職參與公益。但大董仍一再鼓吹,還說『投票給我,也只是做叛徒而已』。本想乾脆辭掉董事,大董卻說,需要我這一票,不能辭。」李寬量說出大董策反經過。

「大董張國華還提醒我是長榮國際派任到長榮鋼鐵,要我收到開會通知後就把委託書簽給他,然後出國,對外說到越南出差。」李知躲不掉,同意演這齣「出逃戲」,簽了基金會祕書拿來的委託書後,隔天就搭機飛日本,還關閉手機,封鎖任何聯繫。

「一個人悶在旅館,愈想愈心難安,就託人先通知三董張國政這件事,在開會前幾天趕回來撤銷委託書。」那一場董事會,就是2018年12月,兩個基金會董事會流會那天。

長榮國際總經理戴錦銓找李寬量開會,「名義上,說要討論人事、調薪,卻質問為何沒照約定投給大董張國華,要我寫書面報告,搞到我年終獎金四個月被砍一半。」李寬量想到做人的底限,於2019年11月,李離開長榮。

不過,對兩人說法,長榮集團表示,2016年總裁張榮發辭世後,兩大基金會改選董事長,次年張榮發慈善基金會董事屆滿,張國政及張國明向大哥張國華提出兩大基金會共15席董事提名權由三兄弟平分,張國華為求兄弟和諧勉為同意。然此方式與2019年2月公布施行的《財團法人法》有違,張國華提前在2018年底改選時,和部分董事均盼積極遵法,使基金會運作回歸法制,尊重各董事獨立行使職權的權利。

#張國華 #提名 #張國政 #基金會 #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