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本周開始施打美國輝瑞與德國BioNTech合作開發的新冠肺炎疫苗,美國耶誕節前將批准莫德納與輝瑞的疫苗上市,巴西也將在下個月接種中國大陸疫苗。當疫苗變成國際防疫主戰場時,台灣卻只見到衛福部長陳時中一張又一張的支票,到底什麼時候可以打到疫苗仍然沒個譜。台灣防疫是不是會像龜兔賽跑,贏在前頭,卻因為自滿而輸在後頭?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對疫苗並不是沒動作,9月與全球新冠疫苗供應平台「COVAX」簽約,接著補助國內生技廠商進行研發,高端、國光生技都獲得逾4億元補助。但國內生技廠都還只在臨床1期的階段,距離完成臨床3期核准上市,還有很長的距離與很多變數。

因此,向外採購是必要且迫切的問題。衛福部話講得很滿,先說至少取得460萬劑,再說已掌握1500萬劑,疫情指揮官陳時中先表示,國內可望於明年3至6月間開打,接著又改口說期程未定,看得人一頭霧水。到底台灣向國外哪些廠商下好訂?何時交貨?交多少量?具體細節諱莫如深,沒人知道陳時中口袋裡到底藏了什麼。

陳時中口袋沒有籌碼

現在疫苗成了大國的舞台,英美大廠順利完成臨床3期,由於疫情慘重且為了重啟經濟,英美政府紛紛放寬法規,盡快核准疫苗上市。但這些疫苗還沒開始量產,就早已被大國搶訂一空,台灣如果訂得慢還只是小單,恐怕排程會被擠到很後面。美國訂足了全國人打兩劑的量,沒打算分給其他國家,也不參加COVAX的分配計畫。杜克大學研究發現,先進與中等國家總計已預購了38億劑,開發中國家到2024年之前都沒機會拿到疫苗。

當然,台灣和COVAX簽了約,理論上能循其分配機制拿到疫苗,但COVAX的分配是考量該地區疫情,以其人口3%來分配疫苗,沒什麼疫情的台灣能分配到多少、何時能拿到,都還很難說。何況蔡政府逢中必反,硬是不肯用大陸疫苗,因而為選擇權多花了一筆錢,那麼能得到疫苗的機會又再少了一些。連和輝瑞合作完成疫苗的BNT,只因為其亞洲授權交由大陸廠商代理,台灣東洋的採購合約就被衛福部否決。政治算計卡在台灣的防疫路上,民眾的健康安全無端成為祭品。

有一個問題很常被忽略、但非常重要,那就是疫苗的保護效期。如果新冠疫苗是像同為冠狀病毒的流感疫苗,保護期大概維持1年,若再因病毒演化而須研製新的疫苗,那就意味著全球會持續需要大量的疫苗。施打疫苗會排定優先順序,例如安養院老人和照護者、醫護人員先打,之後再是其他族群,每人要打2劑才有足夠保護力。一批接一批輪下來,可能根本沒有一般民眾自費施打的多餘劑量。以人口65%才能達到群體免疫計算,台灣要有約1500萬人有抗體,就需要3000萬劑疫苗,陳時中口袋裡的1500萬劑僅達半數。如果效期只有1年,那麼絕對不是光買一批貨就完事了,我們能否長期掌握足夠的疫苗數量,攸關民眾健康與經濟發展,至為重要,卻至今沒個明確答案。

陸疫苗外交魅力難擋

蔡政府把防疫佳績和口罩國家隊吹得震天響,殊不知國際防疫進程已經來到科技成分更高的疫苗了。現在大陸的疫苗儼然已經成了國際戰略武器,和巴西、巴基斯坦等國合作進行測試,藉疫苗拉攏各國,並願意提供10億美元貸款,讓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區國家取得大陸疫苗,那塊地區可是我國的邦交國重鎮,當大陸祭出疫苗外交時,台灣能靠口罩擋下來嗎?

台灣的疫苗廠商需要政府幫忙,在海外尋找第3期人體試驗的對象,因為在台灣本土難以做到,政府有辦法打破外交困境,幫忙找到合作國家嗎?如果疫苗國家隊遲遲沒進展,台灣的防疫就會始終處於落後及受制於人的局面。

就像龜兔賽跑的故事,台灣防疫一開始跑得飛快,然後就陷入自滿及自我吹捧,還對加強普篩等不同建言攻擊抹黑,把防疫當成取之不竭的政治提款機。結果其他國家疫情雖然嚴重,疫苗研發卻一步步跑過了台灣。

輸掉疫苗戰爭,台灣就只能閉緊國門、戴緊口罩防疫,在自己的小泡泡裡逐漸萎縮了。

#陳時中 #疫苗 #合作 #分配 #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