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托夢

一道亮光飛入驚醒,感覺就是他來找:

「趕快起來看鷹去」我睡眼惺忪:「去那兒

天黑了看什麼鷹?」無聲之聲裡,他回答:

「我沒有時間空間,沒有日夜,沒有名字

我不是存在我,是曾經我,存在無常

林木湖濱與詩均是風景延伸留給活人

我看不到聽不聞、無色無味無身無意

惟以神識來找,以識認識,以心代意

出神隨我召喚薩滿師,吟誦咒語呢喃。」

驀地體態輕盈身輕如燕,目光如炬

黑髮重生交錯纏成髮辮,腿肌健壯

展臂雙翅,翼如垂天之雲

長唳飛起,翱翔蒼穹俯視

亮光陡然燦爛眩目,璀璨如風中燭火

有聲音自光中升起「隨我去見祖宗神。」

千年如一剎,事後龜甲刻上神諭

「癸卯卜,貞,旬亡禍?」

王曰,「其來艱,迄至七日己巳,允來自西。」

友角告曰,「方出,我于,田七十,人五。」

(七天後己巳日,玁狁西來,奪我七十田五戰士)

急促披掛上陣,將士用命,號角齊鳴

衝鋒陷陣如入無人之境,斬敵如草芥

霍然驚醒一身冷汗,時間倏飛三千年

倉惶再問:「去那兒,天黑了看什麼鷹?」

他答:「亭午之鷹」。

他說有鷹正午曾經來過

然後飛走再也沒有蹤影

一切都是虛空,來了又走

再來已是另一隻鷹,但他堅持

即使世間再無牽掛,心的懸念

永不停息,它的消失,全是虛空

人需要是光亮,無數反覆追求

最後嚮往不過是一個乾淨明亮地方

這麼單純這麼孤獨空虛,卻又圓滿。

繫鈴人語:

這是一首變形詩,人影神之間對話不可能是世間語言,神識與神識之間溝通,應該是無聲之聲的直覺。本是一首虛無、萬物皆空的詩,必需從人變形成鷹,才能自神諭觀古今於須臾,商周祭祀藉薩滿師和青銅器的鳥獸圖騰上達天庭,得到袓先神庇護,武丁或婦好,自然就是我們的祖先神了。

「土方,方侵我」甲骨神諭是一塊殘斷牛肩胛骨下部,內容是商王武丁分別於兩月之內的癸未、癸巳、癸卯與癸亥四日,占問本旬之內是否會有災禍。

此刻辭卜骨是羅振玉於1911年所收3萬片甲骨中之精品,上殘存180餘字,其內容涉及與商關係密切的土方。方,是研究商代地理、方國及軍事制度的依據。允,指外敵玁狁,是一塊號稱甲骨之王的神諭。

#無聲 #甲骨 #亮光 #神諭 #己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