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界高度關注中美貿易、科技與金融爭議,在明年元月拜登就任總統之後,是否有緩解或是轉向的機會,隨著拜登陸續提名財經內閣成員,並且在公開場合陸續發表對於就任後的經濟與貿易政策的優先工作,我們已經可以看出拜登就任之後,對於全球經貿政策的具體方向。

相較於四處點火的川普,拜登從競選期間就將經濟議題的焦點轉回美國國內,並且以「重建更美好的未來」(Build Back Better)為標語,在諸多經濟、社會福利、全民健保的重大國內經濟提案中,拜登將「工人就業與收入的公平」放在最高的位階,他不斷強調將對美國勞工與教育進行重大投資,甚至貿易協定簽署或者調整,也必須以確保美國勞工與中產家庭的福利為前提。

副總統當選人賀錦麗(Kamala Harris)傳達與拜登完全一致的訊息,她對於新內閣經濟政策的論述,也是從「尊崇工作的尊嚴」出發,另外已獲提名的財政部長候任人選葉倫(Janet Yellen)則強調,政府的任務是要打造強健的企業組織,「這個組織從每天清早開始,就必須以工人的工作、薪資、希望、與尊嚴放在首位。」

值得注意的是,相較於現任財政部長穆努欽忠誠執行川普的每一個政策指令,作為著名的經濟學家、曾經擔任聯準會主席的葉倫對於經濟與財政政策顯然有更明確的主張,例如葉倫對於懲罰性關稅對於平衡貿易逆差、或是總體經濟與勞工福祉的效應,就公開表達高度質疑。如果葉倫就任之後,拜登在制定政策上對葉倫有高於外界預期的倚賴,川普懲罰性關稅提早解除也不是不可能的發展。

我們預期,拜登上任初期的經濟政策將會著重在國內議題,這與中國設定「內循環」為政策主軸剛好相互呼應。第一優先的工作當然是二次紓困,葉倫尚未就任,但是已經參與民主黨內對於紓困案的協商,眾議院議長裴洛西領軍的民主黨人之前高舉3兆美元方案,如今在高度壓力下傾向同意先就約9,000多億美元的方案與共和黨協商,由於第一次紓困方案已經過期,目前靠川普總統的行政命令發給失業救濟金與家庭補貼,拜登有壓力必須儘速在現有國會的會期中完成二次紓困,避免明年元月上任後立刻面臨重大政治危機。

在度過二次紓困案的政治危機之後,拜登才能起手實現他的Build Back Better政策,拜登以2050年為目標,將在循環經濟、地球永續、翻新基礎建設等方面加大政府投資的力度,他說要將美國帶向「零排放」(net-zero emissions)的新經濟架構,創造數以百萬計的環境永續相關產業的工作機會,他也強調將會用具體政策,鼓勵製造業回流美國,拜登強調這是「最關鍵的社會契約」,將美國勞工與中產家庭置於政府經濟政策的核心,獲得政府實質協助來完成永續穩健發展的終極目標。

堅持政策透明與持續的拜登,從選舉前後對於中國貿易爭端的說法,一直維持「與歐、亞各國結盟」的基調,他在最近一次的媒體訪問中也再次確認,對於川普總統對中國加徵的懲罰性關稅,拜登「無意採取立即的行動」,亦即不會立刻單方面改變目前的關稅,優先的工作是採取「全面的評估」,確認歐洲與亞洲盟國對於中國貿易現狀的看法,與盟國取得共識之後,再啟動與中國的貿易談判。

拜登在他最新一次的媒體專訪,對《紐約時報》也再次確認這個立場,他認為最佳的對中戰略,就是讓美國在亞洲與歐洲的傳統盟友「凝聚共識」,因此拜登在明年元月就任總統之後,將會立即展開全面諮詢的工作。

但是至少到目前為止,拜登並未展現與中國妥協的態度,他繼續指責中國政府的「濫用經濟政策」(abusive practice),包含對智慧財產權的竊盜、貨品傾銷、對企業非法的補貼、以及運用市場力量強迫技術移轉等。另外,川普與劉鶴簽訂的貿易協定,計算到今年10月底,中國自美進口金額僅有貿易協定目標金額的56%(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PIIE統計),金額為703億美元,與全年1,254億美元的目標相去甚遠,除非中方在11月、12月加速自美進口,否則以協議執行狀況,拜登要與中國重新談判調降懲罰性關稅,必然會受到高度的政治挑戰。

對台灣企業來說,製造業回流美國仍然是拜登內循環經濟政策的重要目標,而國內勞工與中產階級家庭優先的經濟政策,以及即將通過的二次紓困案,代表著央行無限制量化寬鬆的政策仍將持續,全球股市的資金行情繼續狂歡,而貿易談判至少在拜登上任的初期不會有重大的變動,維持現狀、力求減少意外,將是拜登政權施政主軸,自然有利於企業的中長期戰略布局。

#紓困 #工作 #經濟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