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及飛瀑煙雲畫派白雲堂,絕對不會漏掉畫家張福英,之如張大千與孫雲生,在國畫大師黃君璧眼中這位女弟子張福英,正是他眾弟子當中最能掌握抓住其雲水詮釋的筆墨精神。

黃君璧靈動的雲瀑,最為人所稱道的,就是20世紀初新國畫改革中,少數能駕馭墨融於筆法一氣呵成,展現出雲水在風動下沉穩,莊嚴,卻又獨具寫實靈動氣勢的大畫家,張福英之所以能被恩師稱許,要歸之於她長期跟隨黃君璧40多年,從恩師對大自然寫生創作與師法古人的觀點與技術中學習,與長期在恩師教導與為人處世中習得精華。

張福英在學習水墨前就已有攝影的專業技巧,張福英能將中國水墨中的留白化為具體畫面中虛實對比的襯托,用筆墨畫下不同質地趣味的掌握,這讓張福英的寫生,從水墨新古典主義,跳脫了恩師煙雲畫派的風格。

#黃君璧 #跳脫 #學習 #長期 #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