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

路:我挑這首詩是因為他很簡單,簡單到你會有種單薄、好可惜。不只相較於〈翌年〉,相較於其他詩,單純只寫一個家庭主婦淡淡的無奈、悲哀。詩裡形容家裡擺設的那些句子都非常迷人。這首詩的缺點在非常直白的對話,「目瞪的注視」,這都是缺點,但當中幾個隱喻是做得非常不錯。不過度渲染主婦的心境,呈現出的是一個可以進入表決的小品好詩。

楊:這首詩開始很有趣,直白的語言與明快的節奏,所以我期待他有一個很棒的結尾。因為用直白生活化的語言做描述時,一定會試圖在一個讓人覺得有點意思,或者比較深刻的地方結尾。但直到最後這個期待感沒有得到實現,這就是我沒有選這首的原因。

焦:這首詩在為黃臉婆發聲,很可惜的是詩中三句很精彩的隱喻:「戳破荷包蛋」,「夾斷虱目魚」,「那些蛋白膠質黏滯的臉頰,焦黃塌陷流出汁淚」,若從這三句去發展的話,才是正確、有效的方向。而倒數第二段,完全是畫蛇添足。這首詩可惜了。

〈最後的黑色部落〉

焦:這首詩的優點是善用排灣族的語言、思考方式,融合了現代的流行語彙,給出一種讓我們覺得會心一笑的現代感。敘述飽滿機智、詼諧幽默,那是原住民很擅長的方式。比如「放山雞一大早就把山林跟獵人給野放了」,「如果有電燈。太陽神會迷迷糊糊忘記睡覺」,他善於運用類似這樣屬於機智的原住民特有的文化和語言來結構部落的事,相當有趣。

路:這首有原住民的那種幽默、樂天知命。但裡頭太多句子過於鬆散,缺少精煉,這很可惜。多一些精煉,詩質就會提高,有較高的詩質再加上原住民的這種機智,就會是一首不錯的作品。

楊:很喜歡這首,但是就是語言上不夠凝煉,散文式的句子稍多。可是它又充滿了一種特別的想像力,跟對於自然特別的情感,這是一般漢族的詩人所不會擁有的。這種天人之間的呼應關係很自然呈現在這首詩裡面。所以,我喜歡這首。

★二票的討論

〈他的媽媽〉

路:因為整個只選四篇,所以就有比較上的問題。他的標題是很有意思,照理說應該寫是我的媽媽,創作者用「他的」來製造疏離感,以第三人稱來表達內心難以接受這樣的宿命,最後有一個很好的戲劇性結尾。這首詩故事性很強。雖有缺點,但整體來講算是不錯的一首作品。

楊:這是詩裡很少敢去碰觸的題材。我們對於貧窮,社會底層的生命,在詩中很少去看到,但在現實生活中常常可以聽到。這首詩所表現的情感是以前很少可以看得到的,這個是很值得肯定。他的手法層層推進,結構上是相當完整的。

焦:若挑六首會挑進來。作者過度使用低濫成俗的套語,這不是一個寫詩的高明手法。過度演繹的語詞會使詩味變得淡薄,而怨懟之氣溢於言表。至於他不準確的地方,如閘門、母親胸前的山陵,應該給我一個意象跟它有關,而不是忽然跳出這麼一個東西來。在我看來,這是一個不負責任的修辭。過度依賴陳俗的套語,會讓非當地人無法理解。

〈如果能像離開一間旅館,離開你〉

楊:我也是從題材上著眼。雖然結構上前後間的連貫不完整,但後面所對於香港社運的描述,乃至於對他的刻劃是比較貼切的。語言結構上在後面慢慢增強。除了題材,另一方面是整首詩有一種節奏感,雖然前面的節奏感較疏離、不夠貼近,但最終我還是選擇了這篇,是因他把愛情跟土地,或者說香港,當成像旅館一樣,但他最後終於要離開。但這個連結並沒有做得特別好,所以就產生後來所感覺到的前後突兀的一個斷點。

焦:這是一首情詩,可惜在後半段硬是塞入香港反送中的橋段,我覺得太過刻意。在詩裡面暗示永遠比明示來的高明。暗示是需要的,明示可以不要。「更換和遺棄一支又一支的牙刷」,「床單苟日新棉被日日新枕套又日新」,我覺得這個很棒,這個修辭是有創意的修辭。

路:我覺得剛剛兩位造成我的混亂,一個說是情詩,一個說是反送中。如楊渡所說詩被拆成兩半,前半看起來有點像是焦桐講的情詩,後半所有的元素都是香港反送中。前後不搭。若講香港反送中,前面花了一半的篇幅都在講的那一點曖昧情愫都毀掉了。這是比重上出了問題,所以這是我覺得很可惜的一首詩。很多句子都很棒,「島和半島都是24小時不打烊的旅館」,這是很強很多層次的隱喻。但很可惜的是,這麼多好且強烈的句子,通通是零散的。這個焦桐是非常強調的,要有關聯、結構性的關係。其次,主體有一點錯亂。因為詩讀起來是要能感動人的,既然要感人,那他生長的地方怎麼會是旅館,旅館應該是相對於中共政權來講。不管是愛護、保護我的土地,或者是站在土地去抗爭,我覺得這樣的主體性才會比較清楚。所以我就沒有選它。(待續)

#情詩 #直白 #語言 #原住民 #隱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