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QR code參與線上討論
掃描QR code參與線上討論

在民進黨壓力下,華航公布「提高台灣辨識度」的新飛機塗裝,卻引來一片罵聲。沒有「台灣」兩字,只有台灣圖形,而且還包在字母「C」裡面,國民黨立委李德維酸「台灣被China吞了」,自家綠委王定宇也看不下去,認為台灣辨識度不足。行政院長蘇貞昌回應,飛得出去才要緊,如果飛不出去都是白費。

華航這波爭議源自今春,交通部長林佳龍要求華航正名,認為被中國打壓、損失航權都不是理由。不到一年時光,對照林佳龍當時的「大義凜然」、蘇貞昌今日的老實說,和華航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新標示,可謂極其諷刺。藍營當時批評蔡政府「笑你不敢」,果真一語成真。

華航從正名、改名到改標示、換塗裝,很明顯就是陳水扁當年那句話「做不到就是做不到」,這是國際結構的限制,也是國內民意的制約。即使是當年集獨派期望於一身的「台灣之子」,都被迫在第二任時,公開向支持者言明台獨不可能,以遏止國內外的不信任危機。時過境遷,如今乘載著817萬選票支持連任,看似權位鞏固的蔡總統,也面臨類似的處境。

蔡的困境,來自於今年初大選,獲得到意想不到的史上最高票。通常來說,在民主體制裡,政治人物透過選舉獲得權力正當性,票越高,權力越大。從此來看,獲得史前無例817萬張選票的小英,應當擁有前所未有,能呼風喚雨的權力。然而這個自詡「抗中保台」、「台灣主體性」的政黨,在擁有權力之後,從華航改名、護照正名到故宮降格爭議,所有做法似乎都只是在應付支持者,並未有完整實現承諾的打算,讓許多對蔡英文有高度期許的民進黨人備感失望,甚至可說是到了絕望的地步。

倘若連一位甫獲台灣民主史上最高票、掌握國會多數,任命多數大法官和監察委員的總統,在對手幾無還手能力情況下,都無法遂行獨派數十年來心心念念的建國大業時,這自然會讓綠營必須面對一個相當殘酷的問題,那就是所謂的台獨建國,到底還需要什麼條件才能成功,而這些條件,現實嗎?

另一方面,護照、華航到故宮案,固然打了獨派一大巴掌,但這更顯示蔡英文已然陷入困境之中,必須在支持者不切實際的期盼與險峻的國內外情勢及框架裡做出取捨。很明顯,蔡沒有陳水扁的勇氣,不願擾動上層框架,只能在枝微末節上打擦邊球,對獨派採取尊而不重的態度。

蔡固然可以對只有精神象徵的老獨派採取分而化之的安撫做法,然而面對網路新興的「台派」,蔡的保守作風及「中華民國台灣」的論述,是否能滿足民粹浪潮的胃口,就不是那麼踏實。

對台灣政治大環境來說,2019年興起的「抗中保台」浪潮,並非根源自老獨派、傳統民進黨人,而是來自於這群年輕、或與政治淵源不深的「台派」,在網路推波助瀾下,這個群體追求的目標不是老獨派的台獨建國,而是不明所以的新台獨論,將中華民國內化為台灣國。這個目標,從理論脈絡上雖然符合綠營的論述,然而模糊的是,相較於法理建國的清晰界定,台派並沒有鮮明的追求目標。於是,台派就只是一種妥協的台獨,在選舉激情退去之後,就只剩下陳水扁「做不到就是做不到」的言猶在耳。

蔡的妥協很難走遠。當獨派一次次地幻滅,台派一步步地發現不知走向何方,對蔡英文來說,曾經最甜蜜的選票,也會變成最沉重、最致命的負擔。當無法回應「817」的期望,就會迎來民意的反撲。

更宏觀來說,這不只對蔡英文的民意基礎是致命的,對民進黨的路線選擇和台灣的命運也同樣如此。催化的民粹主義,就如同武俠小說裡的七傷拳,雖能傷人,但也傷己。護照、華航與故宮終究餵不飽極端訴求的胃口,如何面對制憲、如何面對台派的進逼,更重要的是,如何讓民粹主義認識到國際與國內結構的框架限制,如何讓台灣走務實和平的路線,才是蔡英文最後任期不可迴避的責任。

#台獨 #蔡英文 #華航 #獨派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