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華強北變身美妝城。圖為美妝產業形象體驗館。(中新社資料照片)
深圳華強北變身美妝城。圖為美妝產業形象體驗館。(中新社資料照片)

被稱作「中國電子第一街」的深圳華強北,48個商場中,有10個已經開始或是完全轉型做起美妝生意。長達4年的地鐵工程、日益普遍的網購習慣、電子產品消費週期變短,再加上今年嚴重的新冠疫情都衝擊到華強北既有的電子產品銷售。

2017年3月,位於華強北的明通數碼城開始轉型做起美妝業,在它的帶動下,48個原本只銷售電子零件、電子消費產品的商場,目前已有至少10個開始或已經全部轉做美妝品;明通商場7至8平方公尺的鋪租已漲至每月5萬元(人民幣,下同),而且一位難求。

新浪財經以「轉業:美妝的進、數碼的退」形容華強北的轉型。1980年代初,華強北以最齊全的電子產品及最低廉的價格,創下日均客流量超過50萬人次、年銷售額超千億元的紀錄。騰訊、TP-LINK、海能達等大陸知名企業原先都只是華強北的小攤商。

當時,「北有中關村,南有華強北」,10年前的頂峰時期,就像明通數碼城董事長林建華曾說過,「華強北上市的新款手機(白牌手機),24小時之內就可能出現在世界另一個角落」、「只有你想不到的款式和型號,沒有你買不到的手機」。

地鐵封路施工致命傷

不過,隨著大陸自產品牌手機崛起、國外品牌新品全球同步發售,華強北的白牌手機就失去優勢。

屋漏偏逢連夜雨,因地鐵施工,2013年2月27日至2017年1月13日長達4年的時間裡,原來雙向四線道的華強北路封路施工。這對於華強北來說,幾乎就是致命一擊。

據新浪財經現場採訪,明通商城的美妝店生意紅火,但相隔不到20公尺的振華數碼城卻人流稀少,偶有駐足在大廈前的三兩人群,湊近一聽,也是在商量去明通拿貨。

擁有十餘年從業經驗的姜叔表示,前兩年他關掉在華強北的手機店,盤下明通的店鋪做美妝,同時在華強北步行街的「女人世界」商場(9月16日才開幕)又開了一家賣進口零食的店。

手機利潤和口紅一樣

對於轉業,姜叔表示也是無可奈何之計,「當時賣一台幾千元手機利潤最後只剩下兩元,而一支百元口紅利潤也是兩元,你說怎辦?」隨後,在提起前一段時間有個客人在他那一次下了一百支口紅訂單時,姜叔語氣又從無奈轉為激動。

另據《河南商報》報導,華強北的商戶中,60%至70%是潮汕人;潮汕人善經商,當華強北電子業每況愈下時,他們立即轉行做美妝;現在,美妝經營面積在華強北達到2、30萬平方公尺,10幾平方公尺的商鋪轉讓費用一度漲至200多萬元。

不過,危機也是轉機。深圳華強電子世界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陳俊彬指出,華強北變了,原來以電子業為主,現在有了美妝欲平分天下,但作為「中國電子第一街」的華強北截至目前,仍是全球最大的電子零件集散中心;因此疫情期間,有的電子原料因為海內外都缺貨,價格一度暴漲,像3C、個人電腦、遠端教育等相關產品的銷量,都有增長。

電子零件仍具競爭力

陳俊彬指出,這幾年經過調整,華強北的電子零件在大陸的市場占比已恢復至60%,未來還有望恢復到70%至80%;華強北憑著30多年在行業的積澱,靠著其優越的地理位置、前瞻的國際視野、強大的硬體製造能力,以及無人能及的現貨市場,贏得了中小貿易企業對其非同尋常的忠誠。

陳俊彬說,今年以來,電容電阻、二三極管、晶片等電子原料的漲價帶動了華強北整個電子市場的繁榮,鑒於此,他對華強北的未來再次充滿信心。

小靈通 中國電子第一街──華強北

主要是指深圳深南路到紅荔路的華強北路兩側的電子商圈;每日客流量在50萬人次以上,每日資金流量在10億元人民幣左右,電子零件銷售額占大陸市場的60%左右。「中國電子第一街」的稱號是2008年第十屆中國國際高新技術成果交易會(高交會)上,由中國國家電子商會授予的。「華強北.中國電子市場價格指數」(華強北指數)於2007年10月誕生,並向全球發布;2010年11月8日,該指數正式被CCTV-2《經濟信息聯播》採錄;2011年7月11日,華強北指數被大陸國務院辦公廳採用,成為中央進行宏觀政策調控的參考數據。(宋秉忠)

#銷售 #明通 #美妝 #指數 #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