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政府高舉反中旗幟,使世界好似又回到當年東西對抗的冷戰氛圍,而相應於這抗中的態勢,作為前線的台灣,更適時地以「中國崩潰論」大加呼應,各種大陸即將崩潰的論說充斥著電視新聞台,有圖有文,在大內宣上的確產生了效果。想想,台海有美國撐腰,大陸又即將崩潰,自己在防疫上又居世界前茅,活在台灣能不驕傲,能不有幸福感?

然而,你若經歷過東西冷戰,乃至兩岸嚴峻對峙的時代,這些言論、這種心情、這樣的主觀期待看在眼裡,真是好不熟悉,所謂「民主必勝、暴政必亡」、所謂「天災人禍、民不聊生」,正是被目前當政者所嚴厲批判的威權時代慣用的宣傳詞,而幾十年來,客觀情勢變化如此之大,同一套宣傳詞竟能班師回朝,且還有效,寧非怪事?

事所以怪,正因有事所以怪的心理背景。面對壓力,尋個靠山,相信對方崩潰在即,本是自然心理,但這心理,卻必然又陷台灣於不堪之境,殷鑑不遠,李登輝相信「七塊論」就是個例子。

90年代在兩岸互比中,台灣還相對擁有許多優勢,面對西進誘因與大陸的急起直接,台灣也有了兩岸優勢互補的倡議乃至亞太營運中心的定位追求,而以當時之勢,這個追求是有讓台灣在未來發展上搶居關鍵地位的機會,但因李登輝相信中國將分裂為七塊的論說,制定「戒急用忍」的政策,台灣的機會乃一去不回。

「七塊論」原為日人所提,意謂以中國民族之複雜、歷史之多變以及當前民生之凋敝、施政之不得人心,將會在短時間內產生鉅變,分裂成東北、華北、華南、內蒙古、新疆、西藏及台灣七大塊,到時,彼此鬥爭猶嫌不及,哪有餘力經略四方。

與「七塊論」並稱,更被西方引用的是華裔律師章家敦於2001年所寫的《中國即將崩潰》一書,他斷言短則5年,長則10年,中國必將崩潰,後來甚至認為中國將撐不過北京奧運,奧運後,又再斷言撐不過2012年。

但無論就「七塊論」所說或「中國即將崩潰」之斷言,事實卻恰好相反,大陸不僅沒有崩潰,且國勢日強,2002年左右,許多發展不僅與台灣形成黃金交叉,現更已成世界第二強國。可這樣不曾發生的「七塊論」與屢屢跳票的「中國即將崩潰說」卻在台灣重新叫座,正因它滿足了我們的主觀心理,想想,敵手將自我崩潰,自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信之,又何樂而不為!

當然,會有如此的主觀心理,也因兩岸大小懸殊,而大陸之大,更予有心人可乘之機,當這些論說配以大陸的實景畫面,你焉能不信?更何況台灣有超過50%的人沒去過大陸,自然能大行其道。但事實呢?大陸有960萬平方公里土地、14億人口,有比整個歐洲更複雜的地理環境,有官方認定的56個民族,它就是個19世紀與21世紀並存的地方,正如此,你可以講出一萬個大陸的好,我也可以講出一萬個大陸的壞;同樣,你可以講出一萬個大陸的壞,我也可以講出一萬個大陸的好,這都只是「但取秋毫,不見輿薪」的觀察,何能為證?

真看大陸,需要有整體觀,這整體觀是拉在較大較長的時空軸來看它的態勢、它的氣象,就此,你不得不承認,這40年來大陸的發展是上升之勢。而為何能上升,正是因有社會共同的發展心理與解決問題的實務態度,也正如此,89年之後不僅沒有西方期待的中國解體,「七塊論」、「中國即將崩潰」所斷言的危機也都能安然度過,而金融海嘯更驗證了大陸的能力,所以能大國崛起。

你真去過大陸社會,真以較大較長的時空看大陸發展,就知道中國崩潰其實只是個西方自我慰藉的神話。而在台灣,因「七塊論」而有的「戒急用忍」已害慘台灣,我們卻又在此時先畫靶再射箭地大提「中國崩潰論」,灌輸閱聽大眾,大陸如何糟糕、台灣如何了不起的消息,坦白說,這種閃躲、這種自嗨、這種大內宣式的灌輸、這種自我注射的麻醉劑,也只能再次陷台灣於絕境,害慘台灣罷了!

(作者為文化學者)

#一萬 #大陸 #中國 #崩潰 #七塊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