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極為特殊,回想今年年初,誰能料到人類這一整年會轉戰於「存在」與「虛無」?青山綠水、街頭巷尾、劇院商場、節慶歡敘,這些好像平素都能提供人們「存在底線」的種種切切,今年卻遭遇到那「虛無縹緲」的新冠病毒,翻來覆去地宣示了它的朗朗乾坤。在年終結算這一場史詩級對抗的時刻,我猛然體會到存在主義的力度。

存在主義是20世紀中葉的西方主要思潮,主旨是追究生命的意義。領銜的哲學家沙特主張「存在先於本質」:一個人的抉擇決定了他的存在,他怎麼做抉擇,便說明了他的存在並呈現出他的本質。哲學家卡繆在人生的荒謬之中看到反抗、自由與熱情,體會到「我反抗,所以我們(而不僅僅是我)存在」,他將存在主義帶向人道主義。而女性主義奠基者波娃身體力行,要終結女性的第二性地位。

在第二次大戰前後出生的那一世代都受到存在主義很大的影響,今年過世的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柏可以說是實踐人物代表。她是拓荒者,從70年代開始為女性平權努力,獲得了驚人的成就。她在法庭40年,自己不凡的一生也成為理念的寫照,她的抉擇決定了她的存在,並且呈現出傑出的本質。在美國史上145位大法官之中,沒有任何一位得到人民的讚譽超過金斯柏。

另一位代表性人物或許便是川普總統。川普不斷地證明自己擁有極為強大的生命力,無時無刻不向形式與秩序宣戰。他深信力量意志,將自己塑造為一個準「超人」,活脫是存在主義的先行者尼采的信徒。他與金斯柏的意識形態大不相同而爭議甚鉅,但是他們的生命力、存在先於本質的行為模式卻非常相似。「我反抗,所以我們存在」,金斯柏用於平權,川普用於反建制、重新關注被遺忘的族群,俱為偶像。

相對於川普的是候任總統拜登。拜登一生私德與操守的瑕疵也多,只不過如今攻守勢易。他在1988年第一次出馬競選總統,因為各類抄襲事件被揭發而倉皇退出。他從政47年,乏善可陳,今年年初他在民主黨黨內初選幾乎慘敗,最後卻由於政治立場溫和,具備大選勝算,而被民主黨各派推舉為共主。

兩黨競選期間,他極盡低調,藉疫情打擊川普,令大選一變而成為「對川普疫情政策的公投」,結果竟然像司馬懿避戰孔明,將存在主義者川普擊倒。

最令人感到意外的勝利者,應當是開發新冠病毒疫苗的幕後英雄:賓州大學生物化學家卡里科教授(Katalin Kariko)。卡里科原籍匈牙利,1985年移民美國。她一生的研究,篤信mRNA的治療潛能,屢戰屢敗而屢敗屢戰,最後終於在今年大放異彩。輝瑞—生物技術和莫德納分別推出兩大疫苗,雙雙利用了她的研究成果。疫苗開發通常需要5年;沒有她的40年,怎能會得到僅僅耗時10個月這般異常的迅猛突破?她在2005年發表的論文,構成了兩大疫苗的理論基礎,如今拿諾貝爾化學獎的呼聲正高。

卡里科的科研奮鬥,長夜漫漫,在業界不看好mRNA研究的邊緣掙扎,可是卻勇於與世俗決裂,忠於生命力,最後完成超越。她打敗虛無,造福人類,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存在主義者。

面對「虛無」逆流,「存在」的力量令人感動。

(作者為法學博士、美國律師)

#虛無 #抉擇 #疫苗 #川普 #存在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