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前的美中台三邊關係互動中,美方打「台灣牌」的動作仍強,近來又將以更改我駐美代表處的名稱來提升台美關係,自然又是對於大陸的進一步刺激,加上北京正準備推出「國家統一法」,導致兩岸關係更加危急。

12月中旬,美國眾議院78位眾議員聯名致函國務卿蓬佩奧,籲請美國政府同意我駐美國代表處自「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更名為「台灣代表處」。依照《台灣關係法》的規定,在美國國會的監督下,美國國務院提供美國在台協會大部分的經費及運作指導,所以有關我駐美國代表處更名一事,國務卿即可負責。而我外交部官員日前則首度證實,我方於1979年與美國斷交之後就成立的白手套「北美事務協調會」,已在2019年5月就更名為「台灣美國事務協調會」,目前駐美代表處更名,看似順理成章。

馬英九時期,在無邦交國家,大使的稱呼是對內使用,對外仍稱代表,但目前蔡政府已毫無避諱,內外均稱大使。這也就是台美關係正常化的進階,距離雙方建交只有一步之遙,是否川普會在其剩餘的1個月任期中跨越此一鴻溝,其可能性正在增長。但問題是,台灣是否承擔得起?

其實,這對於川普而言,與台灣建交將又是一樁其他總統都做不到的「光榮事蹟」,不但可以為拜登設下框限,可能比川普親訪台灣還要勁爆。因為在川普過去的任期內,美中關係已因美方各項博奕與脫勾政策而陷入斷交邊緣。再者,就算美方宣布與台灣建交後,川普隨即下台,這也將讓北京陷入如何反應的窘境。因為拜登的對中政策是協商與對峙並重,若北京強力對台報復,也將不利未來的美中關係。由此可見,當前川普的兩岸政策確實會讓北京不易應對。

有鑑於此,在11月底,與祝賀拜登當選美國總統同日,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出席「中央軍委軍事訓練會議」,強調全軍要堅持聚焦備戰。雖未指明對手,但除對於美國的示警之外,難道要如此大動作來對付印度?

12月中旬,國台辦就以堅決貫徹執行中共憲法的方式,暗示正在研擬推出「國家統一法」。由於2021年是中共成立一百周年,2022年又是中共第20屆全代會,習近平也正準備第3次連任,因而在台灣問題方面,必須有所突破與交代。尤其在香港國安法實施之後,台灣問題的重要性將更加凸顯。由此可見,在川普最後的1個月任期內,要如何面對美方可能的動作,正考驗北京的智慧,而台灣要如何避免受到傷害,更是一大挑戰。(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

#動作 #拜登 #川普 #美國 #駐美代表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