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城咖啡館內香醇的冰釀咖啡是老闆葉子的拿手絕活。(讀者提供)
雙城咖啡館內香醇的冰釀咖啡是老闆葉子的拿手絕活。(讀者提供)
雙城咖啡館的招牌頗具特色。(讀者提供)
雙城咖啡館的招牌頗具特色。(讀者提供)
雙城咖啡館已一個多月沒有營業,許多慕名而來的顧客失望而回。(記者藍孝威攝)
雙城咖啡館已一個多月沒有營業,許多慕名而來的顧客失望而回。(記者藍孝威攝)

位於北京方家胡同46院裡,有一家台灣老闆經營的咖啡書屋──雙城咖啡,這裡是北京文青的打卡聖地。只是從一個多月前就大門深鎖,許多顧客失望而回,上周更傳出老闆葉子腦溢血過世的消息,在文青的朋友圈裡引起一片欷歔。

在香火鼎盛的北京雍和宮附近,有一條方家胡同。在胡同深處的46號院,改革開放前是一家老機床工廠,後來這裡的廠房、辦公樓、職工宿舍樓被活化利用,改建成餐廳、工作室、青年旅館。2個台灣人葉子和阿哲相中這裡,開了一家「雙城咖啡館」。

「雙城咖啡」顧名思義,指的就是北京和台北。葉子是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高材生,曾經在台北經營過一家義大利菜館;阿哲畢業自淡江大學建築研究所,也是台北公館商圈著名的同志書店「晶晶書庫」發起人之一,長年投入爭取同志權益的社會活動,是台灣同志運動與同志圈的重要代表人物。

藉咖啡館 與城市對話

葉子和阿哲曾接受陸媒採訪,「對於我們來說,除了旁人眼中的圓夢或情懷,更多的還是想要透過行動及專業改變自己所生活的城市,通過咖啡館這一特殊場域,嘗試與城市進行交流對話。」這兩個男人想通過雙城記錄從台北到北京的心路歷程,另一方面也希望藉由這裡,讓各自的生命線索在城市的角落裡發生不期而遇,發展出有趣的故事。

剛開業時,咖啡館敞開的紅色大門面對著胡同,門庭若市,被許多雜誌和網站評為「北京最值得造訪的十家咖啡館」之一。除了葉子拿手的冰釀咖啡,還有各式咖啡和茶、起司蛋糕,可以讓人安靜舒服的坐一下午,看書、寫稿,周末經常舉辦電影沙龍,或是戲劇和音樂表演,讓北京的文青們慕名而來定期朝聖。

不過,自從2017年開始,北京市政府鐵腕整治胡同裡「開牆打洞」的行為,許多商家原本面向胡同開放的窗戶和大門一律封住,重新砌上水泥,原本是為了治理雜亂的胡同景觀,卻連累許多商家一夕消失,換了出入口後,許多消費者不得其門而入,導致生意愈來愈差。

今年因疫情緣故,咖啡店所在的方家胡同口設下安檢關卡,要掃碼量體溫才能進入。除了年初的第一次疫情,再加上6月的新發地批發市場疫情二度重擊,北京許多餐飲行業均受此拖累,雙城咖啡的生意也一直不見好轉。

租屋糾紛 仲介私換鎖

最近一個多月,雙城咖啡更是大門深鎖,附近商家表示,老闆葉子今年曾回台一趟,再回北京後,發現店鎖被仲介私換,鬧到派出所也未解決。上周葉子突發腦溢血過世,日前頭七已過,妹妹得知消息後已趕抵北京奔喪,但仍在14天隔離期內,尚無法見到哥哥的遺體。

由於葉子走得突然,和仲介的租屋糾紛如何解決?是否有積欠房租?員工遣散費如何結算?可能都是葉子的妹妹在辦完哥哥的後事後必須處理的問題。在人生地不熟的北京,家屬是否會聯繫市台辦或北京台協請求協助,由於記者尚未與家屬取得聯繫,目前也不得而知。

擺繁體書 吸引陸學者

對於雙城咖啡的殞落,許多北京文青不捨。在國企上班的Sam說,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周末的電影分享會,例如王家衛導演的電影系列、LGBT同志平權電影,「我在網上得知台灣通過同婚合法化之後,興奮的跑去咖啡館,和老闆聊了很多。雙城是我的人生中,有關性別、同志平權的啟蒙老師。」

在大學教書的Amy說,雙城咖啡是北京最適合看書的咖啡館之一,一樓的大書桌堆滿從台灣運來的繁體書,加上大片綠植點綴,選個窗邊座位看著既陌生又熟悉的直排繁體書,看書、備課,待上一天都不累。「可惜老闆英年早逝,北京少了一處幽靜舒適的獨處空間。」

#台北 #葉子 #北京 #文青 #雙城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