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血皇帝:血海帝王霧峰林文察》。(時報出版提供)
《台灣血皇帝:血海帝王霧峰林文察》。(時報出版提供)

編者按為何霧峰林家能夠成為台灣豪族?早期台灣械鬥、各旺族鬥爭。林文察,如小說主角般的傳奇人生,從一介鄉勇,白手起家,霧峰林家在林文察帶領下帶兵打仗、對清朝平定太平天國的戰事有深遠影響。……霧峰林家從地主家族一躍而成有錢有勢的豪族,且為清朝時期受封官銜最高的台灣人。

賴祥蔚的《台灣血皇帝:血海帝王霧峰林文察》寫出台灣阿罩霧林家添丁,卻伴隨一個不能說的秘密:第五代的林文察,是巨大金人手捧「金鼇」入夢而生。

為了贖罪,林文察帶領台勇到福建與浙江參戰,成為左宗棠麾下的四大戰將之一,更被曾國藩誇獎為第一戰將。從戎短短五年,從戴罪之身升上從一品的福建陸路提督,更一度身兼福建水師提督。

然而媽祖的這個詩籤,金鰲的夢境,究竟是應驗台灣天年一到將出帝王的傳說,抑或只是林文察開國稱帝終是空的警示之語?

一時荒誕之說四起。有人說四張犁有一頭耕牛開口說了話:「免咻有田,播無稻收。」

有人說在大甲看到公雞下蛋的怪事。還有人說親眼看到母雞在大白天變成了公雞。

民間盛傳這是台灣變天的警兆,尤其孔廟這塊乾隆皇帝所賜的牌匾被天雷所擊毀,就是「楊本縣敗地理」破功的證據,看來天年已到,台灣要出帝王。

參拜媽祖廟的隔天,林文察宣稱依照俗禮,奉請媽祖神像隨軍護佑,以此名義把媽祖神像從漳州平和請回了台灣。

八卦會紅旗起事

登陸麥寮,面對台灣民變,林文察眉頭深鎖。他已知流民太多是民變不絕的根源,而流民太多,又與官場腐敗、土地聚斂有關。這麼說起來,阿罩霧林家的興起,似也間接促成了民變。以往朱一貴、林爽文都是流民滋事,最近張丙、戴萬生則是官逼民反。但戴萬生沒有必反之理,為什麼要反?

同治元年元月,彰化災異頻傳。

先是天降巨雷,擊毀了彰化孔廟大成殿高掛的「與天地參」牌匾。從那天開始,孔廟的明倫堂時常傳出鬼哭之聲。

孔廟傳出異變,縣衙與濁水溪也有靈異。縣衙置鼓,本用以宣告知縣到班或下班,到了明、清兩朝成為百姓鳴冤之用。孔廟出事後,縣衙大鼓某晚突咚咚大響,衙役出來一看卻四下無人,如此一連多天。濁水溪以溪水混濁、澄之不清而得名,忽然一連多天都無比清澈,可見游魚。

一時荒誕之說四起。有人說四張犁有一頭耕牛開口說了話:「免咻有田,播無稻收。」

有人說在大甲看到公雞下蛋的怪事。還有人說親眼看到母雞在大白天變成了公雞。

民間盛傳這是台灣變天的警兆,尤其孔廟這塊乾隆皇帝所賜的牌匾被天雷所擊毀,就是「楊本縣敗地理」破功的證據,看來天年已到,台灣要出帝王。

這時有人從八卦城樓挖出石磚,上面刻著:「雷從天地起,掃除乙氏子;夏秋多湮沒,萬民靡所止。」據稱是楊本縣所埋。民眾口耳相傳,說「雷從天地起」指的是先前有天雷擊中了孔廟,「萬民靡所止」則是說戴萬生是人民希望。有人懷疑這是戴萬生偽造,而且解釋也不太通,不過擋不住眾口鑠金。

兩個月後,八卦會高舉紅旗起事,迅速攻下彰化。

又過了一個月,台灣連日發生大地震,府城及嘉義縣特別嚴重,城牆傾塌了數丈之長,死傷上千人,民間更相信大清在台氣數將盡。

戴萬生起事,洪欉、林晟等地方豪強紛紛響應,各自以為上應天命。其實手握台勇精銳,一度身兼福建陸路提督與福建水師提督的林文察,更像是上承天命的人選。

林文察宛如田螺含水過冬,知道內外交迫、多面受敵,阿罩霧林家早已跟四張犁戴家、四塊厝林家、北勢湳洪家交惡,如今這幾家正是「萬生反」主力:戴潮春稱東王、洪欉稱北王、林晟稱南王。更麻煩的是朝廷見疑,起復丁曰健接任台灣道,還節制南北各軍。這就是朝廷相信丁曰健,懷疑林文察。

丁曰健渡海抵台就先上奏:「台勇大半籍隸彰化,向與賊黨習熟,自奉撤回台,被賊誘惑,反教賊以戰守之法,賊膽愈張。」說台勇跟叛賊本來就熟,尤其提到台勇江有仁,朝廷賞過翎頂,卻加入戴萬生陣營,當上軍師、副元帥。

丁曰健又給左宗棠寫信:「撫匪太甚,緣提鎮籍隸漳、泉,均存瞻顧,餘逆漏網尚多,深慮後患。」這「深慮後患」四字擺明說台勇會跟叛賊合流。

回台投效戴萬生

林文察帶兵回台之際,「萬生反」已經持續了一年多。

戴案初起,雖然打著八卦會戴萬生名號,其實以四塊厝的林晟最為強大,其次則是小埔心的陳弄。

朝廷一開始諭令福建水師提督曾玉明帶兵平亂。曾玉明是泉州人,五月十三日就帶領兵丁六百人在鹿港登岸,又招募鄉勇一千人。他先寫信勸林晟「殺戴投誠,自能反罪為功」。

新任北路協副將林得成跟林晟也認識,勸他投誠。

林晟本來就不滿於屈居老二,接到曾玉明的信,心想:「不管靠哪一邊,先把戴萬生幹掉總沒錯。」他揀選了一百多名親兵死士去彰化見戴萬生,想要伺機行兇,但是每次要動手時就覺得汗流浹背,心悸手慄。

戴萬生也接到曾玉明的信,看林晟的態度與陣仗,心裡有數,就派最近投效的江有仁去當說客。

林晟找來親信齊聚一堂:「兩位,請吧。林副將先來,請先講。」

林得成:「聽我的勸,將功贖罪還來得及,別忘了朱一貴、林爽文,哪一個剛開始不是聲勢驚人?結果呢,沒一個有好下場。」他是武官,口才不佳。

林晟:「江軍師,換你。」

江有仁:「朱一貴、林爽文都是靠朝廷派兵來台,現在大清國自身難保,顧不上台灣。

綠營腐敗,各位都清楚,我親眼看到太平軍打得官兵沒還手之力,殺了一堆王爺、總督、巡撫。」他曾追隨林文察打仗,知道朝廷外強中乾,一回台就投效戴萬生,被封為軍師。

林晟:「聽起來現在是造反的好時機啊,林副將,還有什麼話?」

林得成:「阿晟,你聽我的。」

林晟:「押下去。」他決定反清到底,命令親兵在臉上刺字以示決心。

林得成遭到軟禁,為免受辱,拔劍自殺。(待續)

#曾玉 #福建 #孔廟 #林文察 #朝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