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知名中國問題專家、哈佛大學榮休教授傅高義12月20日去世,享年90歲。今年年初,聽聞傅高義要到香港,為他的新書《中國和日本:1500年交流史》做演講,乃特邀他作客鳳凰衛視的《名評大財經》節目,一口氣錄了兩集,一集談他的新書,一集談中國、日本和美國的未來,相談甚歡。

1980年代他的成名作《日本第一》出版,拜讀了,未料幾年後有機會見面,在台灣知名企業家殷之浩花鉅資籌辦的「浩然營」課堂上受教於他。浩然營第2屆在日本山口縣宇都市舉行,為期約1個月,傅高義教授遠自哈佛飛來,給我們上了一天的課。

《日本第一》1979年出版,寫在日本真正成為世界第一(1990年前後,日本人均GDP曾一度超過美國)之前;之後,目睹中國崛起, 2010年出版《鄧小平時代》;未久,中日關係惡化,決定深入研究中日關係,花了7年完成《中日1500年交流史》。作為一個美國學者,他既關心日本,也關心中國。就在12月1日他還在北京香山論壇視頻研討會上表示,「美國應該承認中國對世界的貢獻,公平地對待中國。」

傅高義教授的去世也因此讓人感傷,國際社會又失去了一位中國通。提到中國通,大家最容易想到的是李光耀與季辛吉,季辛吉促成中美建交,與中國領導人自毛澤東到習近平,全都熟識,晚年撰巨著《論中國》(2015年中文版),如今已97歲,卻仍對持續惡化中的中美關係掛心不已,頻頻提出警告與建言,但一次被美國友人問到中國時,卻說「去問李光耀」,足見李的分量。

李光耀也在晚年出版《李光耀觀天下》,第一章即寫中國,章名「一個強大的中央」,一開頭即說,幾千年來,所有的中國人都期待有一個強大的中央。一句話就點出了他對中國的深入了解,及突顯了中西政治文化的根本差異。

我可以立即想到的中國通,還有深入研究中國科技,指出直到文藝復興前,中國科學與技術始終世界第一的英國歷史學者李約瑟;說出「世界的希望在東方;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的上世紀偉大的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說出「但在文明程度上,中國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文明國家」的英國歷史學家馬丁‧雅各。

至於仍在盛年的則有前新加坡駐聯合國大使、目前擔任新加坡國立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院長的馬凱碩,他指出激勵中國人的深沉動力,來自要追求中國再也不受欺負的目標,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夢」追求的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偉大復興要復興的是中華民族的強盛與中華文化,馬凱碩甚至認為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因此是「中華文明黨」(CCP)。

可以看到,天下學者多如過江之鯽,中國通卻鳳毛麟角,因為要成為中國通起碼得滿足三個條件:一、熟知中國歷史,不但要了解古代史,了解中華民族為何始終第一,還要了解近代史,近代中國由盛而衰的背景及又能振衰起敝的關鍵;二、了解中國共產黨,以及在中共一黨執政下的中國治理模式;三、了解中華民族獨特的民族性。以上學者專家同時具備此三條件者唯李光耀。

思傅高義,緬李光耀,期後之來者。(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出版 #李光耀 #中國 #教授 #中華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