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行在2020/11/14本專欄「主要央行續拚寬鬆,適時布局非美貨幣」中,認為在景氣復甦和政策刺激的環境下,美元仍有走弱空間。近一個月來美元確實維持偏弱態勢,美元指數一度貶破90整數關卡,為2018/4以來新低。

美元短線反彈契機

不過美元近期或有短線止穩反彈的機會。主要原因有:

一、美元近幾個月貶值幅度已大,在市場看空美元部位過於集中的情況下,價位來到2014年底以來的相對低位區間,空單回補造成美元反彈的可能性提高。二、英國傳出新冠病毒株出現變種,可能更具感染力,是否具有更高的致死率或是影響現行的疫苗仍待驗證,全球至少37個國家地區對來自英國的航班和旅客下達禁令,其中尤以英國和歐洲之前的貿易影響最大,對英鎊和歐元或有短線負面衝擊。而股市雖仍偏多,但日內波動開始有所放大,市場的避險情緒也有推升美元的效果。

Fed政策恐續壓低美元

展望2021年,美元短線止穩反彈後,本行認為再度轉弱的機率仍較高,美國兩黨在歷經數月的談判,終於推出9,000億美元的財政方案,可望延續美國目前的消費復甦動能,明年景氣溫和成長的看法不變,有利資金流往非美經濟體。加以美國聯準會12月的會議中,並未如先前預期的調整購債的天期結構,但強化了前瞻指引,從先前的「未來幾個月」維持購債規模不變,轉變為維持目前的購債政策至少到經濟復甦取得實質性進展為止,整體仍是偏向鴿派,聯準會貨幣政策將成為後續壓抑美元的重要主導因子。

另外,在美國新內閣上任前,美國財政部公布的匯率操縱報告將瑞士和越南列為匯率操縱國,台灣、中國、日本、南韓等十國列為觀察名單,因此新任財政部長葉倫後續對匯率政策的態度,將為重要的觀察點。葉倫為前任聯準會主席,市場一般認為她在聯準會任內偏向寬鬆立場,且曾在2004年擔任舊金山聯邦準備銀行主席時,表示美元偏弱有助解決經常帳逆差的問題。但美元今年貶值幅度已不小,亦有一派意見敦促葉倫需維繫強勢美元的地位。本行將持續關注葉倫關於匯率的表態。

中澳衝突難影響澳幣

近期基本金屬價格如鐵礦砂、銅的漲勢不小,供給面受到基本金屬出口大國巴西疫情嚴重的影響,需求面則有景氣復甦的推升,使得原物料概念的貨幣如澳幣有不錯的表現。雖中澳在貿易上頻傳衝突,中國喊停澳洲煤炭進口,並對葡萄酒徵收高額關稅,或將是澳幣短線震盪的因子。

惟目前看來中國的行動仍著重在對經濟整體影響較小的商品,在沒有針對重要原物料商品採取動作前,預期對澳幣趨勢的影響有限。

#澳幣 #中國 #美國 #重要 #英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