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民進黨團立法院總召柯建銘涉及的案件,總是能船到橋頭自然直,有驚無險過關的一些事實,早就讓我們社會對柯建銘的能耐有了相當的認識。如今,柯建銘次子柯鈞耀涉及的大麻膏郵包案,能獲得檢察官給予不起訴處分,更讓人見識到檢調的偵查,遇權勢會轉彎的本事。

任何稍為了解檢察官、調查局辦案模式的人,很容易從台北地檢署不起訴柯建銘兒子的內容裡,看到諸多「偵查上不合理」、「認事用法與社會通識不合」之處,需要檢方說明,以解疑惑。

這件毒品案的客觀事實是,今年7月有一個從美國寄到台灣的郵包,被基隆海關發現,裡頭裝的是法定二級毒品大麻膏。郵包上的收件人,寫了柯建銘次子的英文名字及地址。基隆關發現後,依慣例把案子移交調查局航業處基隆調查站偵辦。

值得注意的是,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偵辦之初,曾把柯鈞耀的毛髮採下送驗,結果柯的毛髮呈毒品陽性反應,柯鈞耀有吸毒嫌疑。依檢察官偵查的經常模式,大麻郵包的收件人既然涉嫌吸毒,那麼他涉案的嫌疑就極為重大。

但檢察官把柯鈞耀涉及吸毒的嫌疑和大麻郵包的案子,來個一刀切的兩分法。把柯涉及的大麻郵包案,處分不起訴,另把柯涉及吸毒的案子,分出來要求他戒癮治療,作為緩起訴條件。

檢察官認為柯鈞耀罪嫌不足,給予不起訴處分的理由,依據報載是說,檢方「衡諸常情」認為,運毒是重罪,如果柯鈞耀確有運輸第二級毒品的犯意,大可選擇其他隱密方式運送及取件,也可指示寄件的表弟,記載不實個人姓名資料以躲避查緝。

檢察官還認為,柯鈞耀應該不會在郵包上載明他的真實英文姓名及住處,而添增為司法機關輕易查獲的可能,從這點可以證明柯鈞耀主觀上,應不知悉表弟會確實寄送毒品至台灣,而無運輸第二級毒品的犯意。

在被告有吸毒嫌疑的事證下,檢察官這種「衡諸常情」的推斷,以我跑司法新聞多年的經驗,並不多見。如果被告不是柯建銘兒子,很可能檢察官「衡諸常情」的推斷是認為「被告有吸毒惡習,以國際郵包寄送毒品,行徑大膽,且毒品量大,若流入國內,為害甚鉅」,而予提起公訴,並請法院從重量刑,以儆效尤。

另外,檢察官這種「郵包寫明收件人真名及地址」,就能「足證無運輸毒品之犯意」的認事用法,若是廣泛運用在各個案件上,這等同鼓勵所有販賣運輸毒品或槍械的人,今後在寄送槍毒郵包時,不必再隱匿收件人身分,全用真名、真地址。

其實這個案子最啟人疑竇的地方是在海關這一段。依調查局查辦郵寄或貨運寄送毒品的慣例,他們在接案後,只要查出收件人確有其人,收件地址是真實的,都會以守株待兔的方式,等著收件人到海關或郵局領件,來個人贓俱獲。

但很顯然,檢調是在柯鈞耀還沒有出面領取郵包前,就主動發覺收件人是柯建銘的次子,改以傳約到案,或讓柯鈞耀主動到案調查的方式辦案,造成「柯鈞耀沒有收到大麻郵包」的事實,也給柯鈞耀有了辯解不知大麻郵包的充足空間。

至於檢察官為何「恰巧」在民進黨立院總召柯建銘次子涉及的案子,有這樣不同尋常的辦案方式及無罪推斷,當中是否涉有「技術性疏縱」涉案人之嫌,就讓社會公論了。

#吸毒 #柯建銘 #檢察官 #鈞耀 #郵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