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軍機進入我空域漸成為常態,依據公開資訊,6月以來已繞台63起,進入西南防空識別區300架次,對我國防安全造成不小壓力。路透解讀,這是解放軍發起的「灰色地帶戰爭」,目的是讓國軍疲於奔命,消耗戰鬥資源與意志,達到不戰而勝目的。武統不再是大陸網路偏激言論,更成為涉台學者圈時髦話題,官方也不再避諱武統,宣稱是大陸民意所向,台灣應如何智慧應對日益增高的軍事壓力?

美國空軍全球打擊司令部司令蒂莫西‧雷上將,日前在一場演說中指出,美國如想在與中國、俄羅斯兩國的大國競爭中勝出,就要進行一場「無限博奕」。他認為中俄兩國擁有強大的軍事實力,與美國有著不同的世界觀,美國正處在與這兩國長期的戰略競爭中。他認為這個概念將為這場戰略競爭帶來革命性的改變。「無限博奕」的概念也值得處於與中共長期競爭中的我們參考借鑑。

維持生存發展為優先

最早提出無限博奕概念的美國神學家詹姆斯‧卡斯認為,無限博奕與有限博奕的不同,在於無限博奕沒有界限。有限博奕有三種界限:時空界限、玩家界限以及規則界限。好比棒球比賽有場地限制、局數限制、各隊9人以及好壞球、跑壘等規則。有限博奕就是在這些界限或規則中分出勝負甚至你死我亡。無限博奕不同,博奕的目的不在於取勝,而在於持續下去。好比是跳舞,只要音樂不停歇,就可以持續手舞足蹈地進行下去。說得直接一點,生存發展更重於一次性獲勝。

無論個人或國家,生存與發展都是無限博奕賽局,人類為了生存,必須與世界博奕,目標不是固定的,規則也不明確,並且一直在變動。如何使遊戲進行下去?最好的選擇就是增加選項,如何增加選項憑藉的就是創意。

有限博奕是在界限內遊戲,無限博奕則以界限為遊戲對象,也就是藉改變遊戲的界限與規則,使遊戲持續進行,改變規則不是為了有利於我,而是讓遊戲持續,在持續的遊戲中確保自身的生存與發展,比一局一場競賽的輸贏更為重要。所以我們必須竭盡所能的發揮創意,摸索遊戲的所有玩法,增加各種博奕的變化與趣味,召喚所有可能的玩家,擴展遊戲的意義與界限,使之有無限的可能。

回到兩岸之間,兩岸的競爭不是、也不應該是有限博奕,不是透過一場戰爭的勝敗或是一段時間的消耗所能解決的,就如同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所指出的,就算台灣打贏了第一場戰爭,也不可能解決台海問題。基於歷史的認知、國防的需要乃至政權的正當性,大陸對於統一台灣的企圖不會因為一場戰爭的勝敗或內部的政治變化而有所改變;台灣不願意接受大陸統治,也不會因為失去幾個邦交國而放棄,兩岸必定是一場無限博奕,若加上美國因素,棋局更是複雜多變。無論如何,對台灣而言,維持生存發展是最優先的價值,相較於對岸,更需要讓這個博奕維持下去。

有了對無限博奕的理解回頭去看「九二共識」,我們會發現「九二共識」可貴之處就是暫時擱置零合博奕的主權爭議,讓其他非零合競爭的交流互動得以持續。台灣因為歷史、地緣以及軍事等等因素不可能不與中國大陸交流,我們也沒有本錢與中共玩有限博奕,如何讓無限博奕持續下去對台灣人民才是最有利的。

台美中維持可控局面

拜登政府國安幕僚「明示」希望兩岸恢復交流,就是希望在台美中三方之間維持可控的局面,不會因為兩岸缺乏互信機制而擦槍走火,將因為內政與疫情而焦頭爛額的美國捲入兩岸紛爭。蔡政府未能理解其用心,仍以拒絕接受對話「前提」的理由否定復談的可能性,錯誤判斷拜登政府政策趨向,未來將付出代價。

民進黨總是從4年一次選舉利弊得失的思維,和大陸進行「有限博奕」,希望打贏下一場選戰,因而堅拒「九二共識」。但兩岸關係如同中美關係應該是「無限博奕」,那麼,就應該以辯證看待「九二共識」,讓兩岸關係進入無限博奕軌道。

選舉是一種有限博奕,輸贏定權力歸屬,但對百姓而言,生活是一場無限博奕,永遠要問自己,明天的生活會不會比今天更好,下一代會不會比我們幸福,不能縱容政客為了選舉利益犧牲人民幸福。

#美國 #有限 #遊戲 #博奕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