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為人權日的街頭活動,筆者受邀到立法院群賢樓門口為國際人權節開場致詞表示:1979年美麗島事件的發生,最主要的就是為爭取台灣的人權,抵抗極權的軍事統治,歷經41年,已高齡84的老朽,而今還必須再站出來,為人權日吶喊;只能慚愧的說:我輩所奮鬥的革命未成;使命未竟!今日我們所得到的民主,「乃是人治,不是法治!」只因,人治民主之「人存政舉,人亡政息」,必得建立「逼人不得不為善」的制度。重建制度化的法治,用以鞏固發展地基─民主、自由與人權,才得以永續久遠。

蔣經國過世後,當年國民黨陷於主流與非主流難分難解的時刻,正是「庖丁解牛」的天賜良機,我曾為此鄭重提出:「解散國會、總統直選、地方包圍中央」 的戰略目標,在那個風起雲湧,急速轉變的階段,黃信介所領導的民進黨,正是台灣轉變命運及領航國家發展方向的關鍵力量!

而這種關鍵力量的傳達,就是得透過媒體,國民黨政權嚴密管控的電子媒體,透過黨營電台與3家無線電視台,一面倒的為執政黨歌功頌德,掩蓋民間最真實的聲音,及對所有反對勢力極盡抹黑醜化及專制打壓,已到物極必反,亟待開放之時。

1988年我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藉由訪問學人之機,向海外同鄉傳達突破媒體禁忌對台灣民主的必要,獲得同鄉的奔走相助,其中有FAPA成員特委請美國衛星奇才提供技術協助,趁月黑風高的暗夜,從金山海邊搶灘偷渡進來,在黨部挪出圖書室,將設備鎖在裡面24小時的管控,在當時極權統治下,不惜身家,縱觸犯殺頭重罪也要突破媒體的壟斷。

從體制內外的文爭武鬥,人民走過無數抗爭運動,直到1993年歷經5年才打破電子媒體壟斷後的第一張非官方所經營的廣播執照;再接再厲爭取3台外的無線電視台,為此還特別到美國安排白宮訪問,4開公聽會,終於在1996年拿到民視電視台執照。台灣近30年來許多重大變革,從廢除萬年國會、解除戒嚴、開放黨禁報禁,到開放大陸探親,都是來自人民的力量,逐步實現民主理想。電視頻道開放和媒體禁忌的突破,乃是傳達自由言論和人民聲音,同時達到對執政者的監督,人民權利的守護,這便是造就台灣民主麥克風的重要憑靠。

而今眼看當權者把國家第四權當成政黨權力爭奪的貢品,核心價值的錯置,民心疏離,尤其剝奪了憲法所保障的言論自由。這些豈不是我的黨幾十年來用血汗拚來的價值?當初以民主人權和改革再造之名,讓百年老店黨國集權化的國民黨,終轉移於可再輪替的民主政黨,而今卻以捍衛人權為名,用行政命令行打壓之實。過往我們所極端厭惡的威權復辟,如今我的黨,青出於藍、更勝於藍!

完全執政的政黨短短幾年,如此的揮霍浪擲,民主的倒退,人權的踐踏,幾盡被「黨國派閥」摧毀殆盡。昨是今非,今是昨非,一言堂的政黨荒腔走鐘,能不令老朽悲愴啊!

(作者為前立法委員、民進黨前祕書長、民視創辦人)

#黨國 #人民 #媒體 #執政 #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