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C已磨刀霍霍,準備對傳播媒體上的「簡體字」開罰,罰金高達100萬;文化部也宣示2月1日以後,所有先行以簡體字出版的書,欲在台灣發行繁體本,必須通過審查,方能核可免稅;再則是教育部針對華藝線上期刊論文網開刀,將調查其是否可能有陸資介入,民進黨在2022年地方選舉即將到來之前,又超前部署,準備營造一個「抗中反中」更肅殺的氛圍,以為選戰主軸鋪路了。

在這一連串的前奏曲中,有關中文繁體字與簡體字的爭議,其實是民進黨最大的盲點。長久以來,台灣社會從「反共抗俄」到如今的「逢中必反」,中間雖有過一段曇花一現的「繁簡共榮」現象,為了因應兩岸頻繁交流,還特別教人辨識簡體字。但基本上都是將簡體字鄙視為「殘體字」,並以其作為中共破壞、摧毀傳統文化的一項罪狀,而以維繫、保存繁體(正體)字而沾沾自喜。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所謂的「簡體字」就是專屬於中共的。

中文字分成繁簡,本來就是漢字在流傳過程中的普遍現象,無論是繁體、簡體,其實都是同屬於漢字文化圈的一環,筆畫固有多寡之別,實際上卻是並無軒輊的。其中的草書,其實就是「簡化」得最徹底,但也是最具藝術美感的。

簡體字的最大優點,在於書寫上的便利,蔡英文曾在寫給陳明文的信中也大量寫了簡體字,足可證明簡體字的優點。但是,許多人因為對中共政權的嫌厭與恐懼,因此其主張推行的簡體字也遭到池魚之殃,被批評得體無完膚。

民進黨內未嘗沒有能夠辨析文字源流的人才,卻為了高張「反中抗中」的大纛,針對簡體字開刀,表面上說得理直氣狀,其實是在與中共的文化競爭上未戰先降,甚且割地賠款,將簡體字無條件奉送給中共,自我閹割了。

以此而論,NCC企圖對傳播媒體使用簡體字加以裁罰,以「寓禁於罰」,就是毫無意義,殺雞而用牛刀,其背後的考量,就非常可議了。

這應該是蔡政府言論管制的第一步,宣示的意義大於實際操作,接下來的行動,顯然就是對大陸出版品的限縮,啟動早已塵封許久、不合時宜的「審查制」,文化部查禁《等爸爸回家》的大陸童書,已見端倪,後續的動作必將更為嚴格,而最終必然會走上禁止簡體字或是由簡轉繁的大陸書籍在台灣流傳。

台灣的言論、出版自由,開始走回戒嚴的老路,警總一分為三,NCC、文化部、教育部各司其職,台灣的第二次戒嚴,勢將在不久之後到來,100%的言論自由,只能供人憑弔了。

(作者為大學教授)

#繁體 #文化部 #繁簡 #簡體字 #傳播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