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歐盟均稱將於今年底簽訂「中歐全面投資協定」。此乃繼11月中國與亞太14國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之後,大陸更進一步把多邊貿易協議擴展至歐盟國家。尤其在新冠疫情期間,對於中國、歐盟甚至全世界都迎來經貿與政治方面的助益。同時,從此發展亦可看出,世界三大亮點:美國、歐盟與中國之間的戰略博奕。

2019年中歐貿易額度約6500億美元,已超過東協與美國,居世界之冠。中國向歐盟的貨品出口額度高達3613歐元,中方出超1630億歐元,市場潛力無限。依照新協議,中方同意為歐盟企業開放金融服務、製造業和房地產等領域,歐盟則將放寬中國投資其再生能源市場的限制以回報。

由於近年來川普在「美國優先」的戰略原則指導下,破壞了與歐洲盟友的關係,形成在傳統美歐關係中重大的不確定性。比如,華府在強力施壓德國放棄北溪2號(Nord Stream 2)項目,並轉買高價的美國液化天然氣不成之後,川普當局直接下令制裁參與該項目的歐洲企業。就在同月中,更宣布將繼續維持此前針對歐盟輸美產品的懲罰性關稅,歐美之間在「不公平補貼」與「歧視性關稅」的貿易形成拉鋸甚至破局。還有,以打造歐美自貿區的「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協議」(TTIP),在3年多輪談判後未能達成共識。

更進一步觀之,拜登在競選期間也承諾強化美國製造業,決定了其無法如歐盟所願執行自由貿易。因此,讓歐方決策者認為,拜登時代的歐美經貿關係極有可能如川普時代一樣摩擦頻繁,而且拜登好似對於改善跨大西洋關係並不積極。這當然促使歐方盡力排除萬難,持續推進中歐全面投資協定盡量在年內簽成,以降低歐美的戰略風險,同時也增加了未來對美談判的籌碼。

再者,依聯合國的報告顯示,因疫情影響,今年世界貿易量將收縮近15%。相對地,中國與歐盟的雙邊貿易總量卻逆勢增長,約2.6%,中國再次成為歐盟第一大貿易伙伴,中歐班列開行數量逆勢上升,近來已連續3個月每月開行超過千列,中國仍是世界經濟發展動力最足的火車頭,更成為歐盟發展與成長的支柱。

相較之下,美歐之間的齟齬更勝過中歐之間的歧見,尤其中歐之間的合作空間更加寬廣,若雙方繼續堅持互利共贏的大方向,中歐合作的前景甚佳。有鑒於此,美方已有相當反應,中方也提出一些敏感要求,比如進入歐盟核能領域,中歐投資協定是否還有變數,值得觀察。(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

#拜登 #協議 #川普 #中國 #中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