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大坑步道。(作者提供)
台中大坑步道。(作者提供)

婚姻殿堂對剩女而言,那是得學曹操轉胎疑心重,小晴說她婚姻之路的最大殷鑑是她同學,八O後的獨生女,未來有房有產,眼下有貌有才,男方在追求期間就很刻意的愛屋及烏,把長輩哄得服服貼貼,沒多久便囊括了贊成票,唯恐遲了半步,「香餑餑」就會被程咬金搶走。

至少有詩跟遠方

小晴同學的長輩,長期以來就很相信權威,一直擔心女兒會像大陸某學者說的,若不降格以求就必剩無疑,大學才剛畢業便結婚懷孕生小孩,一個跟「剩」字還完全不沾邊的,結果發現嫁的是存心要啃人的「剩」男,接下來的劇情就像閩南話說的:嫁查某囝(女兒)較慘著賊偷。這個打擊讓女方開始懷疑人生,小晴雖面臨「必定剩下」的壓力,但至少還有詩跟遠方,以及要努力成為「必勝客」的理想。

工作讀書兩頭忙,還要不斷檢驗親朋好友都已全數通過的相親對象,小晴因此不分早晚的把我當婚戀顧問,我搬出張愛玲的:男人要被女人崇拜,男人才會快樂。我的想法很簡單:女人能找到讓她崇拜的男人,女人也才會快樂。崇拜的同義詞是欣賞,有欣賞才會有快樂,有快樂就會相互包容,這是婚姻成功的單行道。

讓親戚長輩全都滿意的對象,卻應了俗話說的:針無雙頭利,人無雙條才。小晴說相處下來她並不快樂,就在我被她每天「顧」到有點招架不住,她火速做了決定:不快樂毋寧剩。山高水遠一聲再見,正式跟對方拒絕後,沒多久就因緣湊巧,讓她崇拜的人出現了,除了所學相同,還懂音樂跟繪畫,這個二班口中的同學,跟之前的相親對象一比,條件雖未接近「滅霸」級,卻因略有才藝被小晴給直接升格為「大俠」。

用愛綁架傷了誰

最無法接受空降的是小晴她爸,小晴覺得「大俠」的條件,類似於趕著王母娘娘叫大姑,只要是讀「一班(般)」的,沒有不想高攀,覺得老爸是鐵鍋碰茶杯,故意跟她想(響)的不一樣,於是決定要當熱水瓶的塞子,賭(堵)的就是一口氣,父女倆足足冷戰了七天。

小晴認為雙方的外在條件相當,重要的是彼此還都有好感,一線城市的戶口而且同為獨生子女,若無意外,將來沒人會突然冒出來搶房產,父親之所以反對,是因為雙方住得不是很近的關係,於是一口咬定這是用愛在綁架她。我看著小晴轉發的,秦媽偷拍到秦爸半夜在客廳想事情的身影,我義無反顧表示要跟秦爸搞聯合戰線。

在我看來,小晴是個很幸運的養女,父母都不想成為「三和大神」(低收入者隨遇而安),努力了大半輩子,其辛苦不亞於對岸最高領導人形容自己年輕時:日挑麥子兩百斤,十里山路不換肩。夫妻倆齊心要給小晴一個普通家庭的生活條件,雖然「人道」未明但天道酬勤,總算沒養了個「平成廢柴」(日本不思進取的年輕人),雖說滅霸沒有達不到的心願,但對於一個從天而降,又恰恰證明女生真的是「外向」,當爸的事先嚴格審查又有何妨?

父母跟子女之間,不該是你吃雞鴨肉,我啃白饅頭的百無照應,應該是像開水煮鍋巴的你不靠我,我不黏你,盡可能的不要長期相互依賴,大陸跟台灣,都有啃老族,養兒防老的觀念都正面臨修正,無力買房的孩子,跟無法自立自強的父母,要說是用愛綁架,到底是誰綁架誰?這讓我毛骨悚然想到特斯拉的名言:現在是你們的,但將來是我的,時間會證明一切。

我的朋友老錢很豁達,他沒有傳宗接代跟養兒防老的觀念,家有「齊天大剩」當副手兼參謀長,逢年過節帶著兩老國內外四處玩,雖然無法對將來的人口紅利盡綿薄之力,但做到對自己對家人負責,不就是對和諧社會做出了貢獻嗎?

想跟月老套近乎

想跟月老套近乎的中國適婚女子,她們的努力是有目共睹,我一位道長朋友,因為宮裡的桃花和合神,促成了一樁異國婚姻,當年來祈求的已經是「剩者為王」,出國遊玩遇到Mr.Right,結婚後幸福美滿,剩女理所當然成了信女,每年回中國娘家都不忘特來感謝一番,還真應了閩南話說的:也著神,也著人。意思是:天助自助者。

仍有人仰望星空

愛爾蘭作家王爾德說:我們都在陰溝裡,但仍有人仰望星空,即使在最黑暗的地方,也總有人爛若星辰。我對這話的理解是他的另一段話:最強大的人,即使自己身陷困境,也會擠出時間想幫助他人。

在台灣,我看過許多至今仍在「仰望星空」的未婚女子,她們所認為的舉手之勞,助人一臂之力的速度經常快過男生,在我眼裡,她們是天上的星星,不在乎月亮太亮或烏雲太多會讓她們暗淡不明,這個稱呼大陸未婚女子的,有多餘之義的「剩」字,我真覺得刺眼,衷心期盼能早日從百姓的日常用語裡消失。

#努力 #小晴 #婚姻 #崇拜 #未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