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民從中國人民銀行前經過。(中新社資料照片)
北京市民從中國人民銀行前經過。(中新社資料照片)
新冠肺炎疫情促人民幣猛升。(本報系資料照片)
新冠肺炎疫情促人民幣猛升。(本報系資料照片)
今年人民幣匯價重大轉折
今年人民幣匯價重大轉折

2020年疫情刺激導致國際金融市場震盪,更讓人民幣匯率出現戲劇化走勢,全年看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呈現「先升後貶再升」的「N」字型走勢,從最高一度貶至7.1964價位,半年時間強升回到6.5關卡上下,大幅推升近7000點,甚至明年也被看好進一步趨升、有望來到6.3價位。但同時人民幣匯率中性概念下,升值幅度又快又急,加上外國資金大幅流入,也帶來另一層面的經濟風險防範挑戰。

而與人民幣匯率聯動的涉及大陸貨幣政策,從年初因疫情對經濟衝擊採取價降量寬、放鬆監管的政策組合,再到經濟復甦下,改為穩增長、防風險兼具後,從8月開始進一步朝穩健中性調整。

匯率走勢分3個階段

觀察從8月以來,人行透過公開市場操作、MLF(中期借貸便利)成為主要流動性調節工具,兩者從8到10月的淨投放總量約1.1兆元(人民幣,下同);同時金融監管部門也加大對結構性存款的壓降力道,僅8到10月就減少2.2兆元。

而在全球經濟與大陸內部政策等因素下,2020年的人民幣匯率走勢可簡單劃分為3個階段。第一階段是1月上中旬,由於中美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定提振市場風險情緒,加上年初的季節性結匯踴躍,推升人民幣匯率自2019年底的6.96走強至6.84水準。

第二階段則為1月底至5月,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引發全球金融市場避險情緒及美元流動性危機,美元指數大幅走高至103,人民幣匯率也隨之趨貶至7.19水位。

尤其值得關注的是,從6月初至今的第三階段,人民幣匯率受到受美國聯準會(Fed)等全球主要央行的貨幣寬鬆政策影響,美元指數大幅下跌,加上從第2季大陸逐漸擺脫疫情開始復甦,讓經濟基本面獲得支撐,包含外貿訂單增加,同時,中美貨幣政策分化讓中美利差在全年擴大至250點,創2011年以來新高。

種種因素讓人民幣兌美元走出明顯的升值行情。短短半年多離岸人民幣從5月7日盤中最低點7.1964價位,直到12月9日盤中漲至6.4927突破6.5關口,大漲近7000點、漲幅約9.7%。而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則收在95.29,較2019年底上漲4.27%。

換10萬美元省7萬人幣

簡單測算一下,假如要兌換10萬美元,半年前需要約72萬元(人民幣,下同),現在則最低只需要65萬元,短短半年的兌換金額相差7萬元之多。

整體來看,從今年5月人民幣兌美元開始出現大幅升值,當前已經多次衝擊6.5大關,又或盤中一度突破之下,持續挑戰刷新近2年半新高,並很有可能超越2017年成為匯價漲幅最大的年分。

另在境外機構對人民幣的投資使用變化,近日中國銀行發布2020年第2季離岸人民幣指數(ORI)顯示為1.40%,較第1季底上升0.02個百分點。

強勢升值面臨新挑戰

展望人民幣後市,透過中國銀行研究報告指出,2021年人民幣有望在保持較高彈性的同時,延續雙向寬幅波動;浙商證券也預估人民幣將繼續升值,看好2021年上半年或可觸及6.3價位,雖有美國疫情和新政府的政策可能會短期擾動,但人民幣的匯率波動預估在6.3至6.7區間,超出機率不大。

同時,值得注意的是,由於匯率中性調性,當人民幣強勢升值時也並非全然都只帶來正面效應,另一面風險也成為大陸經濟挑戰,包含出口外貿企業面臨到又快又急的人民幣升值,導致獲利縮水、匯兌損失等。

大陸國家外匯局副局長王春英也在「2020年前3季外匯收支數據情況」發布會上表示,面對匯率波動,企業應該加強風險防範意識,盡可能控制貨幣錯配,合理安排資產負債幣種結構。

#挑戰 #升值 #人民幣匯率 #價位 #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