佰龍董事長王堅倉表示,佰龍2019年受貿易戰影響,營收為12.7億元,2020年又疫情衝擊,年營收不到10億元,未來要等EPS達5元以上才會考慮IPO。此外,佰龍因應中美貿易戰、新冠肺炎的新變局,以及RECP成形的新競爭態勢,也計畫依據供應鏈改變作調整。

王堅倉洞燭機先,早在德國總理梅克爾推動工業4.0前,從2010年就開始推MES(製造執行系統),佰龍的線上監測系統及製造執行系統,分別提供訂單及原料全面管理,讓織造數據庫得到最詳盡的記錄,管理階層能更清楚地掌握生產動態;搭配針織機上的製造執行系統,應對不同訂單更迅速調整,減少人工調整的誤差。

王堅倉指出,以往每台機械靠人工調校,難免有誤差,有了MES可提高精度,讓老師傅的一雙手專注開發新布種。而在工業4.0趨勢下,佰龍MES加入可視化監視系統,先做監視、再做控制,客戶可透過手機監控工廠,提升單機到整廠的生產效率,生產製造數位化。

王堅倉指出,佰龍客戶以針機廠及針織染整廠為主,也開始向下與品牌商合作。2000年後,大陸變成全世界戰場,需求占全球紡織機械的60%,佰龍遂於2006年前進大陸湖北黃崗投資建廠,2008年完工啟用,2009年再併購美國Vanguard Supreme。

至於美國總統川普鼓吹美國製造,但除鋼鐵及半導體業可到美國製造,鞋類、成衣都不會到美國生產,主因是美國這幾年不再有教授紡織技術相關科系,廠商即使有心前進美國,也沒有足夠相關人才,這是美國製造盲點。

東協十國加中日韓紐澳五國,在2020年11月簽署成立RECP,王堅倉指出,紡織機械銷東南亞,很多國家是進口關稅0%、最多5%;台灣與大陸有ECFA,針機機械列入早收清單有關稅優勢,另銷往日、韓關稅都是零;另針織機械銷往印尼早年關稅二成多,隨印尼政府鼓勵投資設紡織廠,也調降紡織機械進口關稅;因此RECP成立對紡織機械,尤其是針織機械影響比較小。

王堅倉表示,佰龍2019、2020年遭轉投資事業虧損拖累而發生虧損,由於戰線拉太長,現在重新聚焦,以台灣為生產基地,海外生產基地布局將做調整。王堅倉坦言,佰龍一直希望透過IPO吸收年輕人才,然而傳統產業要自己知道斤兩,尤其紡織業常被外界稱為夕陽產業;而紡織機械與橡塑膠機均屬產業機械,在資本市場能見度不及工具機,又無法單掛機械類股,如果獲利不夠高,不可能吸引投資者關注,因此訂出EPS達5元才會IPO的目標,未來將持續朝此目標積極邁進。

#針織機 #美國 #製造執行系統 #EPS #紡織機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