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籍機師違規而染疫引發眾怒,指揮中心隨即端出機組員「關7天」新制,企圖澆熄怒火,達成與航空公司力保營運的雙贏。問題是,新制完全忽略機師跟空服員的人力需求懸殊,硬排班的痛苦指數更是天差地遠,齊頭式平等不要說考驗體能負荷,更是挑戰人性。

用個最簡單的數據,2020年因疫情導致客機航班減少,空服員平均休假200天,但飛行員卻只有136天,其中身負「載貨重任」的廣體機隊飛行員年休假更降至125天,跟空服員比整整差了75天,等於多上2個半月班。

現實狀況是,不管長榮、華航,客機雖不飛了,貨機的班卻變多,且因貨運獨撐公司營運,如今是「不飛都不行,拒飛恐成為公司罪人」,等於是把公司活不活得下去的命脈全往飛行員身上壓。

隔離3天變成7天,但這7天「只准上班、不准出門」,講白點就是為了航空公司營運,所以設計得如此怪異,這也可以理解,畢竟若機師不飛,貨出不去,就沒有收入,衝擊的將是整間公司生計。

於是乎在制度扭曲下,出現「一周飛滿三個長班」的地獄班表,飛完回來先關7天、再加強版自主健康管理7天,結束後繼續派飛,陷入無限循環。別管工作貴賤,試問若有家庭、有妻小,禁得起這樣關嗎?

對指揮中心來說,要的是平民怨,根本不管紐籍機師是在外站時趴趴走,即便回台也是隔滿3天後才出門,就不分青紅皂白加嚴,這也是種便宜行事,看不到任何科學判斷。

最扯的是勞動部,明明紓困振興條例中寫得清清楚楚,居檢不得以其他假別處理,如今卻出現「5天公假+2天自假」的組合,明顯損及勞工權益,卻悶不吭聲,眼睜睜看著機組員成防疫人質,這何嘗不是一種悲哀?

#出門 #空服員 #營運 #機組員 #制度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