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所及,《中國時報》可能是台灣第一家主流媒體引用「選舉威權」概念來界定台灣當前在民進黨統治下的政治現狀。也許英雄所見略同,總部位於香港並行銷兩岸三地及東南亞的《亞洲週刊》也以「民選獨裁」為題討論台灣綠色新威權主義,並以總統蔡英文身著滿清龍袍的合成照片為當期周刊封面。一經出刊,在台灣造成不小漣漪,引起民進黨政府及一些本地媒體不滿,大加撻伐。除攻擊《亞洲週刊》為紅媒外,也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駁斥,倒也值得關心台灣民主進程的人士進一步慎思明辨。

在《中國時報》12月4日登出的社論中引用美國學者戴蒙(Larry Diamond)對民主化的研究,他發現1970年代末開始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到了20世紀末、21世紀初,出現倒退的現象,許多新興民主國家雖然定期舉行選舉,但是在人權保障上出現限縮的現象,以及在政黨競爭的公平性上受到質疑。當一個國家出現這種現象即是「選舉威權體制」,並不因為由人民投票產生領導者就被視為自由民主體制。

2016年蔡英文上任以來,以國家安全之名修法限縮人民自由,以轉型正義之名追殺在野黨,並將黑手深入司法體系、獨立機關與文官體制,破壞三權分立。去年年底更關閉中天新聞台、對有異見的民眾則查水表待之,以及萊豬進口決策專斷獨行等等行徑,讓國人及關心台灣民主的外媒膽戰心驚,擔心台灣已經出現「選舉帝制」或「民選獨裁」。

許多人一看到「帝制」、「獨裁」就會聯想到終身甚至世襲的獨裁者或君主,其實這裡主要是指具有實權的國家領導人或行政首長,獨攬大權不受監督制衡,透過合法或非法的手段傷害或限制憲法賦予人民的基本權利。這與政黨是否輪替、執政者在位長短無關。

談到民選獨裁,許多人就會聯想到俄羅斯領袖普丁。普丁在1999年出任俄羅斯總統,中間有很短的一段時間出任總理,但一直掌握國家大權。普丁被認為是民選獨裁,不是因為長期執政,而是俄國憲政體制出了問題。俄國現行體制基本上就是蘇聯時期政治體制的翻版,蘇聯的蘇維埃體制行政與國會一體,現在俄國總統辦公廳就相當於過去蘇共中央書記處的角色,總統集行政、立法、司法三權於一身。加上對人民自由的限制與對政敵的打壓,普丁才為人所詬病。

也有人認為民進黨也經過政黨輪替下台,並未形成長期執政,就算是未來有長期執政的可能也頂多是「一黨優勢體制」。的確,在議會內閣制國家長期一黨執政並非罕見,例如即將卸任的德國總理梅克爾執政期間也將近20年,而北歐許多國家都曾經出現長達30、40年一黨執政的現象。但是台灣之所以出現選舉威權有以下三點:第一是政黨競爭的公平性受到質疑;第二是執政者對於人民自由權利的限縮;第三是總統權力獨攬不受監督制約。

關於政黨競爭公平性的問題,可參見上述《中時》那篇社論。關於人民自由權利尤其是言論自由的部分,從前年的「國安五法」修訂到去年因為防疫限制人民行動自由的爭議,社會討論也很多,在此只針對兩點提出討論。

首先是有論者認為政府控告人民在網路或媒體的言論,只要最後是無罪或不起訴就不算限制言論自由。先不論行政機關動用國家機器濫訴的問題,只要是員警「關切」甚至傳訊都會造成民眾莫大的心理壓力,一旦進入法律程序更是身心煎熬,怎能不起寒蟬效應。那過去警總、調查局的約談也只是喝茶磕瓜子了嗎?那怎麼會有至今未解的陳文成命案?

關於中天新聞台關台的討論也實在很多,這裡只想問三個問題:第一,新聞自律的標準是否一致?第二,是否符合比例原則?第三,關台過程照著總統府流出密件的劇本演又作何解?

最後,關於總統獨攬大權的問題,從先前司法院長任命到最近最高行政法院院長人事案,都見到蔡總統的影子,令人對司法失去信任。台灣在民主化過程中經歷多次修憲,將憲法本文中帶有的內閣制精神略去,根據增修條文所設計的現行體制,總統有權無責,被政治學者形容為「超級總統制」。如果遇上權力慾極強的總統,再配合國會多數的全面執政,總統也不能自持自重,就容易變成憲政怪獸。

更讓人遺憾的是,我們面對的不僅是有缺陷的憲政體制和有權力野心的總統,我們還要擔心有權威人格的人民成為滋養獨裁的沃土。才經歷過「反共抗俄」戒嚴威權統治不久的台灣人,許多人自然也接受以「台獨抗中」之名的反共恐共新威權主義了。

台灣雖然經歷了政黨輪替,但不代表民主鞏固已經完成,只要出現不尊重自由憲政主義的野心家,照樣也可以透過民選成為獨裁者,這已經不是未來式了。

(作者為退休大學教授)(全文見中時新聞網)

#總統 #人民 #民選 #體制 #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