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在2020年結束前,中國分別與亞太及歐盟國家簽訂及達成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及《中歐投資協定》(CAI)的協商,這些大手筆,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亞歐一體化的前景,甚至再往前看,往一個有別於英國模式與美國模式的中國版全球化前進。

近代的全球化始於英國,美國繼之,但兩個模式存在著基本的不同。

先看英國。英國的全球化一靠帝國主義、二靠殖民主義,手段則由軟、硬兩種實力,分別是貿易與軍事。大約用了一整個19世紀,把英國所轄土地擴張到最大的時候(1920年代)的3400萬平方公里,全球的1/4,號稱日不落國。進入20世紀後,盛極而衰,國際地位逐漸被美國取代; 1982年遠征南半球與阿根廷的福克蘭之戰應是迴光返照;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為英國殖民畫下了句點,也為英國版的全球化落下了帷幕。

美國GDP在1890年代超過英國後,進入21世紀正式快速崛起。美國為現實所限不能翻版殖民主義,改走霸權主義,手段則更為多樣:一、透過1944年的布雷敦森林市體制,建構了全面推動全球化的3個組織(WTO、IMF及世界銀行)、主導確定全球化遊戲規則,並確定美元作為國際貨幣的角色,日後更讓美元與黃金脫鉤,享有全球唯一獨占性的印鈔權,是謂「虛實力」;二、以全球最大軍事力量,部署全球,是謂「硬實力」;三、以CIA等全球最大情報及顛覆組織,部署全球,是謂「陰實力」;另外還有「軟實力」,包括英語、好萊塢、美式價值觀及掌控國際話語權的強勢媒體。憑藉此四大實力,美國以一整個20世紀打造美式帝國,也完成美國版的全球化。

一如英國,在如日中天時,後繼者美國崛起;美國也是在20世紀末如日中天時,後繼者中國崛起。中國在走過了近代史的發展低潮後,終於在1979年決定「易軌」,從閉關鎖國走向改革開放,跨出了中國版全球化的第一步;一進入21世紀,2001年加入WTO,是中國與全球化的「接軌」,也是中國版全球化的第二步;又20年, 2020年,中國與亞太14個國家簽訂RCEP,與歐盟27個國家完成《中歐投資協定》談判,是中國版全球化的第三步,也相當於中國與全球化開始「合軌」了。

與英國模式與美國模式的全球化不同,中國版的全球化既不走帝國主義、殖民主義,也不走霸權主義,走的是王道主義,王道主義的全球化有三個特色:

一、全球化的核心理念是「人類命運共同體」;二、手段上基本排斥硬實力、陰實力、虛實力,更多地憑藉貿易、投資、基礎建設與文化交流;三、地緣經濟與地緣政治發展強調由近而遠,循序漸進。例如先與港、澳、台簽訂CEPA或ECFA,接著與東南亞10國建構10加1並在此基礎上發展成10加3及RCEP;與此同時,推進《中歐投資協定》,就亞歐大陸而言,可預見已有8個成員及16國正在排隊遞交申請加入的「上海合作組織」會是下一個突破點,往更遠看,則是在納入了非洲後的「世界島」…。

世道輪替,與時俱進,全球化亦然。(作者為香港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美國 #中國 #手段 #英國 #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