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多日後,民進黨新境界智庫副執行長吳怡農完成台北市黨部主委參選登記,這位由黨主席蔡英文「欽點」的人選,終於可以大方見人。只是他參選聲明中「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的選舉,本來不在我計畫中」的表白,看在綠營裡多數力爭出頭天的年輕人眼裡,不吃味才怪。

吳怡農為何能夠被黨主席蔡英文欽點,長得帥氣,是公認的第一個原因。去年他被民進黨提名和國民黨蔣萬安競逐立委時,外界都以「雙帥之戰」形容兩個人的競爭。然而,民進黨內帥氣的年輕人多得是,為何偏偏是吳怡農?

可見「帥」絕非是吳怡農被「欽點」為主委人選的唯一條件。第二個要件,當然是家世背景。吳怡農比其他綠營年輕人占有優勢的地方,無非就是他有一位「好叔叔」吳乃仁,這位新潮流系創始人之一的大老,儘管表面上已不管派系事務,但在民進黨派系內「喊水會結凍」的實力,恐怕沒人會否認。

綠二代哥哥爸爸真偉大

其實,家世背景好,在民進黨內更容易受到重用,已經成為不成文的慣例。民進黨新進發布的駐美代表辦公室副主任,竟然是外交部長吳釗燮相當年輕的二兒子吳迪。這位部長的兒子有何能耐外人不知,所以民進黨介紹說:「吳迪曾擔任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政策研究員,與參議院辦公室合作促進美台關係。蔡英文總統上任以來,鼓勵年輕人積極參與黨務工作,而黨務工作除了文宣、組織等,亦包含政黨外交的推動」。

又是蔡英文「鼓勵年輕人」,卻選擇一位擔任FAPA的政策研究員,這種資歷要不是他可以高唱「哥哥爸爸真偉大」,怎麼有這個機會?且看綠營其他的年輕人,哪個不是都得從基層爬起,他們的機會在哪裡?顯然,這些年輕的新貴派,在共產黨裡有「紅二代」,在藍營裡有「藍二代」,街頭起家的民進黨,也逃不過「綠二代」的規律。

新貴派,套一句冷戰時代南斯拉夫良心犯吉拉斯的《新階級》說法,原本是共產制度或威權體制下的產物,卻在民主台灣出現,這就很奇怪了。那麼,這個「新階級」的特質又是什麼呢?吉拉斯說:「國家財產就是這個新階級的私產,他們可以任意揮霍,只要他們願意就可以全世界送錢,搞各種面子工程,勞民傷財而完全不顧及國民的意願」。

這句話聽起來倒像蔡英文政府執政後的作為,從2016年8800億元的「面子工程」,到今年開放萊豬進口,哪一個顧及財政民生?哪一個又在乎人民的反應,反正蔡英文有817萬張選票支撐,所以「8」早就成為蔡英文的幸運數字,民進黨新貴派高唱「哥哥88真偉大」也不會有錯。

所以,蔡英文可以為綠營「新貴派」修改規章,弄出一個「吳怡農條款」,讓入黨不到兩年的他,可以超越前人參選台北市黨部主委。未來的2022,蔡英文當然也可以用個人意志,讓吳怡農或她屬意的人選參與台北市長的選舉。有「817萬」的支持,蔡英文已經變成「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總統怪獸」。

這個「總統權力怪獸」擁有絕對的權力,可以展現絕對的意志,所以她的權力超越黨意、超越民意,已是不爭的事實。也難怪《亞洲週刊》要以「民選獨裁」來形容蔡英文的「新權威主義」,在五院全部掌控,大法官也可變成是綠營的「管家」,這才是現今台灣民主最實質的內涵。只是,讓人憂心的是蔡英文的「家天下」、「民選獨裁」最後是否會在台灣出現一位「民選皇帝」,這才是台灣民主發展的隱憂。

蔡英文可怕的權力之手

再來看「新階級」的另一個特質,那就是這個階級的權力更迭轉移,一定是通過黑箱作業,私相授受,若不能通過黨內交易完成,就一定會是血雨腥風的宮廷鬥爭。

吳怡農承認見過蔡英文,未必構成「私相授受」,但由吳怡農的談話看來,確有「任務交待」。再從另一位主委參選人顏聖冠旋即宣步退選來看,蔡英文的權力之手已伸入民進黨派系內部,蔡英文的「個人意志」似可壓過民進黨的「派系共治」文化,但這只是在市黨部主委層級。明年起一連串選舉將決定未來至少8年的政治格局,蔡英文意志與民進黨派系文化將如何博奕?蔡英文為鞏固新威權,會不會培植更多新貴派凌駕派系,民進黨派系會臣服嗎?中間選民與藍營支持者又會如何看待「總統權力怪獸」與「民進黨新貴派」呢?

#新貴派 #綠營 #蔡英文 #一位 #新階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