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影響經濟也衝擊公共工程,許多地方工程多次流標,不得不減項或增加預算拚發包,例如桃園市立美術館暴增6億元還減項才發包成功、亞洲.矽谷創新研發中心增3億仍在力拚,讓桃園市新建工程處長曾清祥感嘆,「2020年特別難做!」

減項增資 力拚發包

桃園處於建設年,卻碰到疫情衝擊,原預算28億的桃園市立美術館歷經2度流標,減項增資並拜託業者,才以34億發包,「只差沒跪下來求廠商!」蔡英文總統力推的「亞洲.矽谷創新研發中心」,2次招標都無人問津,招標金額從37億提高到近40億,力拚招標成功。

曾清祥表示,疫情衝擊導致移工進不來,人力成本大漲,加上國外疫情嚴峻,許多建材物料面臨缺貨或卡關,桃園就有部分興建中的案子為了等料件,延誤2至3個月。

台商回流 搶走工人

「鮭魚返鄉也是問題之一。」曾清祥說,台商紛紛回流建廠,營建工人轉而幫科技業蓋廠房,例如台積電在南科砸下百億元買地擴廠,以行情2倍價搶人,甚至傳出做6天給7天的優渥條件「綁工人」,短時間、高工資,公共工程根本難以比拚,且目前還看不到缺工的盡頭,公共工程不可能停下來等民間趨緩,只能減項增資拚發包。

水務局長劉振宇也不諱言,許多案子是中央補助款,年底前若發包不出去預算就會被收回,只能釜底抽薪減項拚發包。

缺工缺料 成本大漲

小英政府力推的社會住宅也面臨相同問題,有業者透露,政府社會住宅量體大、工期要求嚴格、追加預算困難,營建業承接意願不高。桃園住宅發展處長莊敬權表示,桃園的社會住宅去年正好都碰上興建中跟規畫中,幸運未遇到疫情衝擊,但面對今年包括航空城在內還有6、7個社宅要發包,只能「剉咧等」。

缺工問題也導致營建成本大漲,莊敬權透露,業者看準移工進不來,工資還會持續調漲,就有工頭直接跟營造廠協議「工程現在做,薪水農曆年後談」,自掏腰包以當下薪水付給工人、自己拿年後更高的薪水「賺一筆」,對比以前在年節前要現金,形成強烈對比,讓他揶揄工頭「像買股票」,期待後勢看漲,但也讓公家單位愈來愈難做。

#公共工程 #缺工 #桃園 #工人 #發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