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民主轉為民粹,川粉攻襲國會震驚世界,可由即將去職的蓬佩奧言行,窺知梗概。

蓬佩奧曾任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局長,照他自己的說法,那是個專事說謊、滲透他國、搞政變、顛覆他國政權的工作。作為美國霸凌他國先鋒機構的首長,蓬佩奧的民主觀念和是非邏輯,豈能正常?

蓬佩奧評論香港反修例暴動時說:「我們跟香港人站在一起」,既無視於反修例暴動中頻頻出現的大英國協旗幟與美國國旗,選擇性失憶、不記得美國領事涉入香港暴動的事實,也假裝沒看見香港暴徒目無法紀地縱火、打砸公共設施、衝進立法局、扯下中國國旗和香港紫荊旗。等到川粉暴民衝進美國國會時,他的說詞一變而為:「永不接受目無法紀和暴動的人」。兩套截然不同的標準,不禁要讓人懷疑,蓬佩奧難道是要和香港暴民站在一起,反對美國暴民的目無法紀?

美國畢竟實施民主時間較長,韌性也足夠。川普誤國4年,耍賴不承認大選結果時,仍然可見美國許多媒體持續不黨、不群、不私、不賣地監督政府,聯邦許多法官也能秉持司法獨立,拒斥川普的違法亂紀,也有許多公務人員、軍警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捍衛憲法。在在顯示了,美國民主政治擁有傲人的自我修復能力。民主政治自我修復的能力,必須假以時日,必須國有諤諤之士,這些,美國在透過CIA輸出美式民主時,從來不附贈的。

民主政治是很脆弱的。辛勤灌溉出來的玫瑰,很可能在一夕之間便遭摧殘。川普用了4年時間重新定義美國民主為民粹,至於台灣,從2014年縱容、歡呼太陽花暴動到今天,也不過就是6年的光景,便將「民主轉型的台灣」,一變而為《亞洲週刊》標記的「民選獨裁」。

蔡英文在今年的新年講話說,「人們總是如此強韌,就像我們的上一代,可以從戰後的百廢待舉中,創造出經濟奇蹟、民主奇蹟的故事。」然而,蔡英文全面執政以來,似乎忘記了,今日種種民主果實,來自於戰後百廢待舉時、為了創造經濟奇蹟和民主奇蹟所不得不的獨裁專政。如今的蔡英文,卻在台灣獲得初階民主時,回過頭來,衷心擁抱上一代的獨裁專制。台灣的民選獨裁,一如川普,源自執政者、周遭部屬與幕僚對權力的渴望與戀棧,源自於新民主的修辭學和新媒體的濫用。當然,也少不了多數選民的無知、怠惰與縱容。

台灣,實施民主政治日短,既沒有一套關於民主政治的獨立論述,官員與民代若不是沉溺於專制王權的思維,便是長期罹患了夜盲症和軟骨症。缺少了自我修復能力的台灣,一旦步上川普式民粹的覆轍,只能日趨下流,淪為第三世界的「香蕉共和國」。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香港 #民主政治 #政治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