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記》說,「天予弗取,必受其咎;時至不行,反受其殃」,意指上天賜與的東西不接受,反而會受到懲罰;時機到了不行動,反而會遭受災禍。但是如果不是「天予」或「時至」,而是他人不符常理與或時機不對的「予」時,如仍要「取」,則有可能「受其咎、遭其殃」。

歷史上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戰國時期的長平之戰。秦國出兵韓國,切斷上黨地區與韓國都的連繫。韓國為了轉移秦國的攻擊,遣使獻出上黨郡17邑於趙國,希望連趙抗秦。剛上任的年輕趙孝成王,不詢國之大臣,只問宗室親信,接受平原君之言,認為不出一兵一卒卻能得上黨郡17邑,為一良機美事,趙孝成王爰欣然接受。次年,秦軍出兵趙國,趙國原由戰國四大名將之一的廉頗領兵,後受謠言影響,改由被後世譏笑為「紙上談兵」的大將趙括應戰,後遭秦國名將白起在長平大敗,趙軍被屠40萬。《史記》批評平原君與趙孝成王「利令智昏」,「使趙陷長平兵40餘萬眾,邯鄲幾亡!」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是冷戰的信徒,他絕對是個「愛美國」的政客,更非笨蛋。蓬佩奧知道如何利用國際亂局為美國爭取利益;他更了解,要動用所有方法的「組合拳」,來遏制中國大陸對美國全球霸權的挑戰。蓬佩奧知道如何觸動兩岸關係的敏感,讓美國可以從中取得最優勢的籌碼,因此,在兩岸關係中,他有時扮演「牧師」,反覆凸顯西方民主、人權的價值;有時扮演「警察」,要維護台灣安全,認為美國軍力是「合法的暴力」;更經常扮演「商人」,為美國賺得更多的軍火利益。當然,蓬佩奧的本質是「政客」,希望累積籌碼,未來能更上層樓參選總統。

在面對中國大陸這個強敵,台灣當然是美國手上的一張牌。通過各種友台法案,其中雖有參眾兩院議員對台灣的友善成分,但是這些友台法案如《台灣旅行法》、《台灣保證法》、《台北法案》,在如蓬佩奧等美國政客眼中,則如同是當時韓國送給趙國的上黨郡17邑一樣,希望美中的衝突也能讓台灣承擔。蓬佩奧在卸任前,再給民進黨政府送上大禮。這是同樣邏輯下的產物。

美國給了民進黨政府從來沒有想到過的「利」,這不是「天予」,而是「刻意的給」;「時」亦不對,是川普、蓬佩奧即將「下台前的給」。這種「給」絕對不是「善意的給」,而是「謀略的給」,可能會給台灣帶來「咎與殃的給」。

「長平之戰」是歷史上的大悲劇,其緣由來自於趙國領導階層政治判斷的「利令智昏」,以及用了個只會「紙上談兵」的大將,造成40萬人被坑殺。民進黨政府目前在面對美國的「友台」作為時,不僅「利令智昏」,沾沾自喜,對外、對美主其事者更是耍嘴皮的「紙上談兵」之徒。這是台灣的不幸,會害死台灣。

兩岸關係必須用情感與智慧面對,要有合情合理的互動,如果只會把它放在國際政治現實下、大國權力利益鬥爭棋局中處理,對台灣是沒有好處的。

(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

#上黨 #美國 #趙國 #韓國 #民進黨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