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12日公布了桃園某收治新冠肺炎的專責醫院,出現了一對醫護情侶的新冠院內感染及社區感染個案。這起事件極有可能戳破台灣防疫假象,如果補救不當,真的就如《紐約時報》所言,台灣真的是太詭異了。

這對情侶的交互感染,雖然發生在醫院執勤期間,但是並沒有交叉照顧病人,所以不是因為醫療行為而感染,不能稱之為院內感染。更應該歸咎於彼此的社區行為,所以這應該是個社區交互感染的案例。一旦定位為社區感染,接觸者匡列的手法必須既深且廣,所有可能的社區接觸必須以清零的方法普查,有限度的醫療接觸者篩查,根本是搞錯方向。

指揮中心不是不知道這方向是錯的,但就是要硬拗,因為根本不敢去面對我們根本沒有社區清零篩查的實驗室能力,及醫療動員採檢的能力。這也是指揮中心自疫情之初就存在的缺失,每次都很幸運的被硬拗過去。這次恐怕有點難了。

至於這位醫師,指揮官將其歸咎於參與新冠重症病人置管所致,因此將其列為院內感染。然而這位醫師僅為協助置管,為什麼主置管的大夫沒有感染,而是旁邊跑堂的感染,這一點指揮中心就必須好好的給個交待,怎會這麼詭異?難不成要為台灣的靈異事件再添一樁?

新冠的專責醫院是國家審核指定的照顧新冠專責醫院,一天到晚在收新冠病人。衛福部也三令五申不得出錯,專責醫院也確實爭氣,沒給長官丟過臉。這一次詭異的院感事件,專責醫院也只能默默的吞下,因為他們知道出事部屬是要扛的。

這位大夫的感染既然如此詭異,加上病毒量不高,合理的懷疑是老早就在社區得到了。只是因為顧及指揮中心沒法社區清零的軟肋,不願異輕易的冒大不諱,只好吞下。

醫界這種唯唯諾諾,為指揮中心塗脂抹粉的作為,其實是害了台灣。台灣因為沒有承認社區感染,就不願意社區清零,會讓一堆社區的接觸者流落社區,成為潛在的感染源。總有一天會找指揮中心算總帳,指揮中心要好自為之。

防疫是個科學的行為,凡事講求實事求是。指揮中心以政治考量不斷地指鹿為馬,是沒有辦法說服民眾台灣沒有社區感染,也沒法說服外人承認我們的防疫成績。這次事件指揮中心應先當作社區感染來處理,萬一真是社區感染,那還得了。另一方面可以同步測定病患與大夫的病毒序列,如果是相同皆大歡喜,若是不同,因為已經先由社區著手了,不致於擴散。忠言逆耳,指揮中心好好思量吧!(作者為醫師、退休基層公共衛生人員)

#社區感染 #事件 #專責醫院 #感染 #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