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芙特取消訪台行程,蔡英文仍然「鍥而不捨」,動員國安會祕書長、外交部長,並且邀請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和她一起舉辦「視訊」會議。會議中,雙方就台美深化合作、民主理念共享等議題進行交流,蔡英文也表達「希望能參與聯合國」。

這個消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蔡英文是在搞「內宣」,說給圍繞在她身旁的那些川粉、或是蔡政府豢養的網軍聽,根本不會有什麼實際效果。克拉芙特並不是職業外交官,她駐聯合國大使的職位,是捐錢給川普當政治獻金搞到手的。想要靠她幫忙「參與聯合國」,或是任何國際組織,根本就是緣木求魚。

更重要的是,因為川粉攻占美國國會山莊,導致5人死亡,國會眾議院已經以「煽動暴亂」罪名,通過第二次彈劾川普;連共和黨的議員,都有10人倒戈,支持彈劾川普。在這種情況下,蔡英文仍然「一往情深」地對川普任命的「駐聯合國大使」表示希望「深化台美合作」。她究竟是想跟即將下台的川普政府合作呢?還是想跟拜登政府合作?

由於極右翼團體已經放話,準備在拜登就職典禮前在美國各州首府和華盛頓特區進行發動武裝抗議,美國軍方宣布,將部署至少2萬名國民兵因應可能的威脅。請問,這是蔡英文想要和美國人「共享的民主理念」嗎?還是蔡英文希望美國的極右翼團體能夠效法她在「太陽花學運」中的輝煌戰績?

蔡英文對外政策的唯一招術,就是抱緊美國大腿,隨著川普政府的「魔笛」起舞,百依百順,不敢有所違逆。「上有所好,下必從之」,搞到現在,民進黨政府上上下下,都以「參加美國隊」為榮。他們以為只要把「自由、民主」的標籤貼在自己的臉上,就能夠成為「民主、自由」代言人,從來不會對自己的作為有任何的反省。結果是蔡英文本人千方百計的要跟美國官員「視訊」、「同框」;蔡政府的高官看到民間抗議團體,卻「好像見到鬼一樣」,避之唯恐不及!

「自由、民主、人權、法治」諸如此類的價值理念,都應當放置在其實踐的社會脈絡中來加以檢驗;而不應當一廂情願地預設它們有什麼千古不變的「內在價值」。從1980年代雷根總統推動「市場至上」的原教旨主義以來,美國的「新自由主義」已經異化成為一種「社會瘟疫」;蔡英文靠太陽花學運取得政權後,亦步亦趨地跟著川普政府起舞,蔡政府也已經異化成為一種新型的「法西斯」。

其間差別在於,支持川普的極右派武裝團體,是美國文化內生的「法西斯」;今天台灣執政的民進黨,則是一種「自我殖民」式的「法西斯」。所以蔡英文對著讀稿機,用「文青式」的語言講「民主、自由」的時候,總是讓人覺得她是「民主少一點」的「民王」!(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心理系名譽教授)

#川普 #美國 #蔡英文 #團體 #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