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台商陳廠長日前在澳門隔離酒店房間陳設與供餐。(陳廠長提供)
東莞台商陳廠長日前在澳門隔離酒店房間陳設與供餐。(陳廠長提供)

東莞陳廠長去年往返兩岸兩趟,過幾天就要再從東莞返台過年,算是隔離經驗豐富。隔離期間都做啥?「有網路基本都很好打發,就可以活下去」。陳廠長說,從台商隔離群分享,有些人會帶拼圖,沒事拼圖很好殺時間;有人帶幾本平常看不完的書;想學什麼,這一段時間就很好學。「除了追劇,我這次還上網買了勾圍巾的一套設備,勾毛線很好玩,也能打發時間。」

新冠疫情短期難解,往返兩岸的台商、台幹兩地隔離成了新常態,現在大陸各地相繼加嚴格管控,年後台商、台幹返陸恐面臨更長隔離期。這讓最近才從上海返台的金庫資本總經理丁學文很懊惱,他直言,什麼也不能準備,準備多帶一點泡麵?準備物質意義不大,就是「心裡要做好準備!」

經常往返兩岸的大多是台幹,也有一些台商老闆不得不回大陸親自坐鎮,隔離期其實也沒能真正閒著,都要遠距辦公。「我們較高階主管每天都要上網進入公司系統,一樣可簽約、簽核,還是要用微信處理公事,基本上,白天大部分都在處理公事。」陳廠長建議,澳門酒店網路不太穩,還是要自備上網卡才行。

「像我就做三件事:上網、看電視、泡澡。」丁學文頗為無奈地說,如果臨時很餓,隔離酒店只有滷蛋跟泡麵,外賣要等很久,有些酒店不能叫外賣,所以很無聊、很痛苦,隔離完的第一個感想就是「我再也不要隔離了!」當然也不會閒著,「真正的收穫是,以前我不大喜歡視頻會議,覺得很怪且不方便,經過這幾個月,我覺得視頻會議很方便,但是,兩岸三地視頻會議還是很不方便。」

丁學文解釋,台灣、東南亞、美國都習慣用視訊會議平台Zoom,但台灣跟大陸不能用Zoom,大多用陸版軟體「矚目」;東南亞跟印度喜歡用Teams,三套系統互相不通。「我人在上海,我的Team在台北,要跟東南亞(客戶)開會,找不到可多方開會的平台,只能切兩塊,我先跟台灣開會,台灣再跟東南亞開,然後台灣向我匯報,沒辦法三方會議。」

他說,印度連微信都封了,印度跟台灣只能用Line,可是Line在大陸又不能用,所以印度(客戶)跟他就斷了線。疫情期間視頻會議確實很方便,但若是國際化企業就很慘,因兩岸三地是不通的。

#台商 #方便 #往返兩岸 #印度 #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