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經濟逐漸好轉的情境下,與股市連動度較高的信用債券,反而更見其投資優勢。根據統計,全球資金上周大規模流入高收益債達18.88億美元,新興市場債也淨流入22.62億美元,就連利差優勢已遞減的投資級公司債,在上周也吸引了83.29億美元的資金流入。相比之下,全球貨幣型基金上周出現了92.86億美元的淨流出,反映了弱勢美元下市場對風險性資產的偏好。

摩根新興市場債券型產品經理張瑜倫指出,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攀升,代表示場對未來景氣的走勢感到樂觀,但公債殖利率若要繼續向上攀升,就需要更多條件的配合,特別是需求面要出現明顯的提升,才能讓市場產生通膨預期,並進而導致央行回收資金。聯準會已表明對通膨將採取長期平均架構,這代表除非美國通膨率長期維持在2%以上,否則聯準會不傾向提早升息。

張瑜倫強調,美國公債殖利率上揚,在上周導致新興市場債的短暫拉回,但根據歷史數據,過去五年來新興市場債與美國利率的相關係數為0.13,代表利率走揚與新興市場債的漲跌方向一致;受弱勢美元影響,國際資金仍持續流入新興市場債,且多數新興市場的製造業PMI仍處在50以上的擴張區間,顯示市場對新興市場債的投資信心並未消退,有助於新興債市後市的反彈。

安聯新興債券收益組合基金經理人許家豪表示,聯準會預估美國長期經濟成長率1.8%、通膨2%,長期美國處於低成長、低通膨的環境,因此聯準會低利率政策維持一段時間。展望2021~2022年,即便美國經濟表現優於長期平均,但通膨仍低的情況下,政策利率將維持不變。

許家豪表示,聯準會在內的全球央行將維持寬鬆貨幣政策,景氣回升以及市場信心趨緩之下,過往駐足在已開發市場公債的資金將部分流向新興市場主權債。受惠於市場信心恢復,加上新興市場企業債降評潮減緩,資金可望逐步重回新興市場。新興市場景氣復甦,有利於新興市場經濟復甦,企業基本面獲得支撐,將有利於利差的收斂。

考量拜登為提振美國經濟擴大財政支出計畫的政策方向,建議在債市策略方向上,可把握以下兩大原則:其一是縮短存續期,偏好短債、看淡長債,減緩利率變動帶來的影響;其二是布局高收益債、新興債券等,避開公債;投資等級債因為殖利率不到2%,現階段建議減持。

#場對 #聯準會 #資金 #通膨 #張瑜倫